首页 > 原创 > 正文

象·面孔丨第一个抵达营救甘宇现场的亲人:他伤痕累累,先问有没有吃的

来源:大象新闻2022-09-22 16:29:07

收藏 打印

大象新闻记者 李昌/文 受访者供图

四川泸定6.8级地震中,湾东水电站员工甘宇坚守电站,避免了下游村庄被淹。9月21日,失联17天的甘宇获救。

在他失联后的第9天,正在搜寻他的大堂哥甘立权做了一个梦。梦里甘宇在一处混沌之地大声呼喊:“亮亮哥(甘立权的小名)救我”,甘立权一激灵起身,发现自己正坐在搜寻堂弟的车里……

9月22日中午,第一个在营救现场见到甘宇的亲人——他的大堂哥甘立权,向大象新闻记者讲述了搜救甘宇的那些事。

失联17天,甘宇靠吃野果果腹

经过17天的搜寻,21日上午9时,终于在山上见到被救出的甘宇后,甘立权悲喜交加。喜自不必说,悲的是,堂弟的状况让人不忍直视。

半个多月的风餐露宿,让原本帅气的小伙子,成了一个蓬头垢面的“流浪汉”,“他从通话到见了我就一直在哭,先问我的是有没有带吃的,”甘立权说,从搜救到甘宇的倪太高大叔处得知,已经让他先吃了些月饼果腹,担心弟弟肠胃受不了,自己给甘宇喝了点水。

安抚好弟弟的情绪后,甘立权才发现,“他的衣服、鞋都烂完了,裤子屁股后面也全是洞”。见状,甘立权连忙让向导给甘宇取一条裤子换上,而跟向导一起回来的倪大婶见到甘宇,瞬间就哭了出来。

换裤子时,故作坚强的甘立权也险些“破防”——甘宇的腿上全是伤,尤其是膝盖、脚腕,流出来的血和脓早已和破烂的裤子黏连在了一起,脱下的时候疼的甘宇呲牙咧嘴。“再忍忍,已经熬了那么多天了,不差这一会!”甘立权疼惜劝说道。

衣服换好后,兄弟俩才有空进行了短暂的交流。“甘宇告诉我,这十几天他是靠着吃野果、喝露水挺过来的,最难熬的就是晚上太冷,”甘立权介绍说:“在荒野里,喊人呼救根本没有用。甘宇在被救前的最后三天,才终于在山上见到几头黄牛,他知道周围肯定会有人了,于是才又开始大声呼救。”

也正是循着甘宇求救的声音,始终没放弃寻找的村民倪太高大叔才终于在山上救下了他。

“弟弟人在,什么就都在了”

甘宇失联后的第9天,正在搜寻他的甘立权做了一个梦。梦里甘宇在一处混沌之地大声呼喊“亮亮(甘立权的小名)哥救我”,甘立权一激灵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正坐在搜寻弟弟的车里……

在成都生活的甘立权,12日成都解封后,立刻起身赶往雅安石棉县,加入到搜寻甘宇的队伍里。“当时,搜救队、当地村民已经在猛虎岗山里连续找了好几天,”甘立权回忆说,18日,一些下山的搜救队员对自己表达过担忧,“毕竟已经十几天过去了,很多人觉得找到甘宇的希望不大了。”

但梦见弟弟呼救的甘立权却没有灰心。19日,他抱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决心,请了当地的一名向导,继续上山搜救。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向导,后来发现正是搜救到甘宇的村民倪大叔的侄子。

最终,甘宇获救了。“这两天,经历了大悲大喜的全家人,心情无比激动”,甘立权表示。

甘宇被转运走后,甘立权也开始独自下山。雨后这段泥泞的山路走起来尤为艰难,不时滑倒的他,腿也摔伤了。但这四个多钟头的下山路,他走的十分愉悦:“弟弟人在,什么就都在了。”

下山路上,甘立权回忆起地震之前,最后一次见到甘宇的情景。那是今年年后,甘立权的妻子准备给甘宇介绍了一个女朋友,甘宇也趁着这个机会在成都住了几天。原本以为阳光帅气、成熟稳重的弟弟一定能够把姑娘“拿下”,“谁知,甘宇见了女孩就腼腆了,话比较少,俩人就没成。”甘立权愉快回忆着。

文章关键词:甘宇,甘立权,&ldquo,&rdquo,弟弟 责编:张亚普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