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 > 正文

3块钢板、37颗钢钉 信阳有一名与“钢”共生的女教师

来源:大象新闻2022-09-09 22:30:20

收藏 打印

大象新闻记者 吴彦飞 通讯员 周程新 吴炬涛/文 彭莹莹 罗世鼎/视频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廖娇这一伤却煎熬了十余年。直到现在,她的腿部仍有3块钢板、37颗钢钉。

由于腿部不能正常弯曲、下蹲,上厕所只能用坐便,廖娇的办公桌上甚至见不到一只水杯。

作为一名平凡的基层教师,廖娇身上并没有太多荣誉。但是她娇小的身躯内却蕴藏着强劲力量,感染着身边每一个人。

扎根乡村十五载 用青春践行理想

1999年秋,刚刚师范毕业的廖娇被分配到罗山县龙山乡十里头村小学。

看着眼前的一排砖瓦房,墙壁上布满斑驳的雨痕,门窗古旧甚至还有点漏风,阵阵冷风穿过,廖娇不禁有些畏惧,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刚到学校,廖娇便被委以重任,除了教授2个班的数学课,还担任了司务长一职,负责校内十二位老师的伙食。

这让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廖娇更是犯了难。

“那时老师工资低,既要保证老师们吃好,还要保证花钱少,对于很少买菜的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于是,每天清晨,大家都能见到这样一幅场景:一个18岁的小姑娘穿梭于菜市场,这边问问,那边看看,渐渐地手里拎满了菜,脸上也挂满了汗珠。

“时间长了就熟练了,比如说买肉蛋就去东市场,质量有保证;买果蔬就去西市场,都是附近的老人在卖,经济实惠还新鲜。”

在廖娇照料下,每位老师都被养的白白胖胖。

与艰苦的生活环境相比,校园温馨的氛围让廖娇坚定了留在这里的想法。

“乡下的孩子很纯朴,那时我教六年级和她们相差不了几岁,课余生活很丰富。春天和孩子们去田埂抽毛葱,躺在开满小花的草地上畅所欲言;夏天孩子们教我用青蛙腿钓龙虾,去荷塘摘莲子;秋天我们采摘野菊花做菊花枕;冬天来了,我们在操场堆雪人、打雪仗,玩够了就围着火炉烤糍粑,那时候的日子真快乐呀!”回忆起那段教学经历,廖娇至今仍十分回味。

在此期间,廖娇也有过回城的机会。

“有一年远在广东教学的堂姐打电话说,她们学校建小学部招聘教师,带着一家人的期望,我前去应聘,面试很顺利,就等签协议。”

可是,当廖娇准备回学校收拾东西时,十里头村小学的老校长感慨地说:“这个村小啊就是个跳板,年轻人是来一拨走一拨,留不住人呐,可怜了这些孩子!”

听了老校长的话,廖娇愣住了,回想起第一天来到学校的新奇,第一次登上讲台的羞涩,第一次比赛获奖的兴奋。回想起和孩子们一个个暖心的瞬间,一幕幕感人的场景,点点滴滴,这里播撒了她的青春,她的热情,留下了太多太多美好的记忆,她终究没舍得离开。

廖娇妈妈得知后心疼地说:“村小条件苦,一个月就几百块钱,广东那边学校待遇多好啊,你天天待在村子里,5年了连对象都找不着!”

事实证明,廖娇妈妈的担心是多余的。

“有一天放学,下着瓢泼大雨,我骑自行车回家,走半路车胎破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只好推着车子,淋得像个落汤鸡。”

这时一辆过路车上下来一个小伙子向廖娇伸出援手,他说:“你是十里头村学校的老师吧?我每天坐单位的车去竹竿镇上班,来来回回总看到你,我们同事都说每天早晨这个女孩前车篮装满了菜,后座上经常驮着米呀、油呀,肯定很会持家!我盯你一两年了!”后来,这名小伙就成了廖娇的爱人。

就这样,在家人的支持下,在自己的坚持下,廖娇在乡村小学默默地坚守了15年。

受伤仍坚持上课 用意念照亮人生

如果说,1999年是廖娇教育生涯的起点,那么,2011年就是她人生的转折点。

2011年,廖娇和儿子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

“因司机酒驾逆行,我的胫骨、腓骨、膝关节、股骨髁等5处粉碎性骨折,年仅5岁的儿子小腿粉碎性骨折。”

在当地医院做完人造骨填充手术后,过了一年还是不见骨头生长,廖娇便又辗转数家医院进行治疗,但是都没什么效果。

后来在朋友介绍下,她转入洛阳某医院,将腿内钢板拆掉、人造骨全部清理,然后从腰上取出髂骨铺进腿里,一年后骨头方才愈合。

“骨头愈合了,但腿还是不能弯曲,走路像机器人一样,经检查为韧带断裂,于是我又在这家医院做了韧带手术。”

“韧带手术不同于别的手术,术后如果不进行康复训练,韧带和肌肉粘连在一起,手术就白做了。这家医院虽然是知名的骨科医院,但是医院康复科刚成立,医生没有什么经验,康复了几个月效果并不好,腿部只能弯曲二三十度,生活很不方便。”

于是廖娇又踏上了北上求医之路。等了一个多月,终于排上了手术。

由于家中还有老人、孩子需要照顾,手术当天廖娇爱人签完字便赶回家中,留下廖娇一人进行康复训练。

“当天下午5点多做完手术,第二天早上8点康复训练就开始了。由于腿部肌肉刚刚剥离,外部缝合着长长的刀口,医生摁住我的大腿使劲扳,疼得我浑身发抖,咬着毛巾任凭汗水和血珠一起淌,真的是撕心裂肺!”

一上午下来,廖娇的腿已经痛得麻木了,青一块紫一块,肿得跟大象腿一样。

廖娇缓缓地坐起来,揉啊捏啊,缓半天,才能勉强支撑着走回病房。

当时与廖娇一起做康复的还有一个来自内蒙的小伙,一米八的个儿,长得很结实。每次医生扳腿的时候,他都疼得嗷嗷叫,整栋楼都听得见。有一天医生有点不耐烦地说:“你一个大小伙子,天天扳腿天天嚎,丢不丢人?你看人家小廖一点都不吭声!”

于是小伙就问廖娇:“你不疼吗?”

廖娇平静地说:“你疼了有妈妈给你擦汗,有护工给你倒水,还有媳妇儿给你捏腿,我叫喊又能怎样呢,还是一样疼!”

该院病人较多,床位很紧张,手术后3天,医生就催廖娇出院腾床位,但是还得在医院做康复。

“医院门口的宾馆住宿一晚两三百,太贵了,我就找了个便宜一点的大杂院出租房,里面只能放下一张床,门都得朝外开,而且没有电视、空调、卫生间,洗漱都是去公共的洗手池。”“医院门口的饭太贵,为了省钱,我买了一个小电饭锅,早晚煮点清水面条吃。”

治疗期间,廖娇也曾想过放弃。“当时一个人,回到出租屋后就很想念我的家人、我的学生,又担心病情,各种情绪相交,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

但她最终还是挺了过来,背后的挣扎与痛苦,只有她心里明白。

就这样坚持了大半年,由于康复费用太过高昂,廖娇只能返回老家进行康复。

2013年9月,廖娇手术后还在休养,便接到了老校长的电话。“开学了,年轻人都调回城了,学校严重缺老师,还有一个班的课没人带。”

廖娇犹豫了一下,觉得孩子上学是大事,耽误不得,于是她决定一边继续接受治疗,一边给孩子们上课。

那时廖娇的爱人已调去楠杆镇上班,每天早上她拄着拐杖,从法院走20分钟到农行大钟的公交车站,然后坐上前往竹竿镇的公交车,下车后再走10分钟才能到学校。一天下来双腿肿胀。

“有一次下雪路滑,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把校长吓坏了,从那以后雨雪天气,都有同事扶着我。”

由于身体原因,2014年廖娇考入了罗山县第一实验小学,阔别了工作15年的村小。

走的那天,她一直默默地注视着前方,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这个待了15年的地方。

终身携带内固定 用真情感染学生

因为骨质问题,医生建议廖娇终身携带内固定,至今她的腿部还有3块 钢板,37颗钢钉,每逢雨雪天气,腿部隐隐作痛。虽然腿比原来有所改善,但还是落下了残疾,不能正常弯曲、下蹲、跑步、骑自行车等运动,上厕所须用坐便。

家人和领导都建议廖娇申请转后勤岗位减少站立,但她舍不得课堂,放不下学生,更无法磨灭自己对教学工作的热爱,执意坚守三尺讲台。

腿不能走远,她就把家搬到了学校附近,不方便上厕所,她在学校上班一天都不敢喝水。她从来没有因为腿不舒服而坐着讲课或休息。

“这是我的本分工作,一定要做好。”

廖娇十分注重学生学习习惯的养成和学习兴趣的培养,她利用图文并茂的多媒体教学,坚持制作色彩鲜明的教具,设计丰富有趣的教学活动,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

廖娇有一个“百宝箱”,每个学期,她都会准备一箱小奖品,根据学生平时课堂表现、作业等方面评价学生,在一次次奖励机制的仪式感中,让孩子们爱上数学。

在教育教学中,廖娇深深地懂得爱就是最好的教育,一句肯定的表扬就是一个改变孩子的契机,一次促膝长谈就是打开孩子心扉的钥匙。

一个寒冷的冬日,班里一名同学手捂着肚子,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淌下来,孩子说胃疼。

廖娇赶紧把他扶到办公室,让他喝点热水。经过交谈,廖娇得知这名同学的父母离婚了,妈妈走了,爸爸总是酗酒不回家,孩子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

听到这里,廖娇立即下楼给他买来热气腾腾的早饭,听说孩子夜晚总是一个人在家很害怕,放学后廖娇便把他带回家,跟他促膝长谈,并送给了他一个超人玩具,鼓励他像超人一样勇敢坚强。

“老师会像超人一样陪在你身边,有困难就给老师打电话。”

经过多次努力,廖娇终于说服孩子的舅舅把孩子先接回家照顾,但她仍旧不放心,经常询问孩子生活情况,帮助他解决实际困难。

教师节那天,这名学生跑到办公室,神秘地说:“老师,这是我亲手编的,祝您教师节快乐!”

廖娇打开一看,原来是一颗藤条编织的爱心!

类似的事迹在廖娇的教学生涯中十分常见,不管是调皮捣蛋的孩子,还是沉默寡言的孩子……在廖娇的呵护下,都快快乐乐地健康成长。

“以前班里有个小男孩特别调皮,经常和同学打闹,有次还踢到了我的腿,当时疼得不行。”

在得知廖娇的病情后,这名孩子痛哭流涕,抱着她不停地道歉。

“我去取快递的时候他看见了还主动帮我拿,说‘老师我长大了要买辆车,你想去哪儿我就送你去哪儿。’感觉他一下就长大了。”

20年来,廖娇本着教育的初心,对教育事业的执着与奉献,用心做教育,用爱做人师,没有惊天动地的豪言壮语,却用滴水石穿的信念,甘为人梯,淡泊名利,培根铸魂,启智润心,她和孩子们共同印证了:爱,是最好的教育!

 

文章关键词:廖娇,&rdquo,&ldquo,孩子,学校 责编:姚冬梅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