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 > 正文

身边财经丨售价近百元的红包封面成本仅一元,专家称数字创意应该鼓励,但要防范风险

来源:大象新闻2022-01-27 15:48:40

收藏 打印

大象新闻记者 刘鑫/文图视频

春节未至,红包先行。

受疫情影响,不少打工人就地过年,发红包这份仪式感也从线下移到了线上。嗅觉敏锐的商家推出各式线上红包封面:从静态到动态;从几块到几十的定制款、限量款,电子红包的玩法越来越多,各大品牌也纷纷也推出自己的限量红包封面追赶热度。记者调查发现,有些电子红包封面甚至卖到上百元,成本仅有1元钱。

红包皮比红包贵:“一本万利”的新生意

据了解,目前电商平台售卖的电子红包封面多分为静态和动态两种,一般配有音乐和图画,价格从几块到上百不等,多在9.9元左右。除常规红包以外,消费者还可以提供素材要求商家进行定制,红包价格也随制作难度而浮动。

记者尝试购买红包封面发现,付款后商家会提供一串11位的序列号。打开微信选择“发红包”,而后点击红包封面,再点击右上角的添加,就可以输入序列号激活红包封面。如果购买了多款红包封面,可在“选择红包封面”页面挑选使用。

记者注意到,购买的红包封面并非永久持有,购买后大多仅有三个月使用期限,过期后需要重新购买。即便如此,以“Z世代”为代表的消费者依旧趋之若鹜,“微信红包封面”话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淘宝和抖音商城中也不乏销量过万的店铺,有业内人士介绍:制作1个红包封面的成本,理论上可以低到1元钱以内。

记者采访了一名开封某高校设计专业学生了解到:红包封面制作并不复杂,一张图、一截视频、一小段旋律就可以进行制作,现在售卖红包封面的商家一般会将设计环节外包给设计工作从业者或院校学生,设计完成之后就可在“微信红包封面开放平台”中购买上线,而微信官方的红包封面定价仅为1元钱。也就是说,如果商家本身有一定设计技术,自己包揽设计环节,那么从制作到上传一个红包的成本,仅为1元。以红包封面常见售价9.9元来算,毛利润8.9元,称得上“一本万利”。

化身优秀广告牌:打响在红包封面上的IP战争

有利润的地方就有市场。

记者观察到,自电子红包封面从2019年诞生以来,先是大批个人创作者入局,后是部分设计从业者降维打击掀起行业内卷——去年的红包封面大多以图片为主,今年流行的红包封面便几乎都有了动画和音乐效果,质量越来越精细,价格也越来越低。而随着红包封面的爆火,各大品牌也终于入场,纷纷退出自己的定制化红包。在互联网巨头们纷纷打响“抢红包大战”以抢夺年轻人宝贵注意力的今天,嗅觉敏锐的品牌已经将广告打到了封面上。

微信品牌红包下拉可直接联通品牌公众号,可满足IP引流需求,再加上红包天然具有社交属性,堪称优秀广告牌。目前,除京东、腾讯等互联网大厂和迪奥、巴黎世家等奢侈品牌外,各游戏和明星们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定制红包。据观察,购买红包封面的群体多以年轻人为主,他们消费潜力大,是未来的市场主体,各品牌纷纷推出自己的红包封面也就不足为奇了。

红与黑:红包封面背后的灰生意

新生意总有新问题,红包封面也不例外。

记者尝试申请自制红包封面,发现微信对于红包制作者有资质要求,企业需申请公众号之后提供认证材料,而个人则需要申请开通视频号并且至少有100个有效粉丝才可进行制作。记者发现,在一些电商平台上,10块钱就能买来资质,帮人申请资格已成一项明码标价的业务。

除了为个人视频号“刷粉”外,还有人通过教人制作红包封面和申请资质赚取报酬。记者在观察时发现,有于消费者对于部分“限量红包封面“的追捧,还引来了黄牛党,记者在闲鱼平台上看到,高价售卖限量红包封面的交易比比皆是。

微信官方早有明确规定,红包定制方不得因为红包封面,以任何形式向用户收取任何费用。针对向用户有偿销售微信红包封面的行为,微信将下架已通过审核的微信红包封面,已被领取的红包封面将无法继续使用,尚未发放的微信红包封面将无法继续发放;且该定制方在1个月内将无法通过微信红包封面开放平台定制任何红包封面。也就意味着,在网上购买红包封面的消费者随时有可能失去自己红包封面的使用权。

春节临近,红包封面的生意火爆的背后也滋生出一些灰色产业,它们如何规范,仍需相关部门监管。

专家意见:数字创意应该鼓励,但要防范风险

对于目前数字创意衍生出的生意,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教授认为,应该辩证地看待电子红包封面的流行和市场化。从积极角度看,微信红包的设计本身包含制作者的创意,是有一些知识产权在里面的,消费者的认可说明它有市场和价值所在。此外,红包封面能够为节日增加很多乐趣,也能够促进大众创意的产生,符合数字内容的创造和发展的趋势。

欧阳教授认为,像红包封面这种包含有创作者本身的创意和设计的新事物可以进行适度的商业化,既然它包含“数字劳动”在其中,那么当然具有价值,既然有劳动创造和价值,又有市场需求,那么通过市场化变现,从市场规律上来讲的话,也是允许的。

但反过来说,现在很多平台,包括平台的一些经营者,流量经济的思维特别严重,很多事情都是从流量角度出发。这种做法往往容易让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走歪。欧阳教授认为,应鼓励像红包封面这样的创意和创新,但是平台要把风险给控制好,注意不要让一些新事物陷入流量思维,被一些人一些机构给利用。因而平台是有必要,制定一些规则来规范和约束,从这个角度看,微信制定的一些约束规则是可以理解的。

文章关键词:红包,封面,微信,&ldquo,&rdquo 责编:李雯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