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 > 正文

学生感染布病事件持续发酵 实验动物行业隐患重重!

来源:大象新闻2019-12-11 10:43:08

收藏 打印

近几日,甘肃兰州疾控中心、黑龙江省疾控中心先后通报学生感染布病事件。“布病”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热词,但兰州、黑龙江到底发生了什么?布病到底是个什么病?人染上布病的主要途径有哪些?

事件回顾

事件最早的消息,来自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官方网站12月6日发布的公告描述,11月28-29日,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口蹄疫防控技术团队先后报告有4名学生布鲁氏菌病血清学阳性。接到报告后,兰州兽医研究所立即派人陪同学生前往医院诊治,同时成立调查小组,关闭相关实验室并开展调查。

截至该公告发布时,共检测263人份,经甘肃省疾控中心确认呈现血清学阳性65人。血清学阳性人员中个别人员自感有身体不适现象,其余人员未出现明显临床症状。

依据校内张贴的《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关于成立疑似布鲁氏菌感染应急处置领导小组的方案》,第一批被检测为血清阳性的4名学生属于口蹄疫防控技术团队,第二个检测出血清阳性的团队为兽医纳米材料与应用课题组。

12月7日下午,甘肃省兰州市疾控中心已对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下称“兽研所”)的317名师生进行布鲁氏菌检测,其中96人血清检测为阳性,均为隐性感染。截至12月7日,感染者暂无典型症状,仍在进行医学观察。

12月10日,黑龙江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公布消息,2019年12月7日17时,黑龙江省疾控中心通过传染病疫情网络直报系统监测到省农垦总医院诊断6例布病,均为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生院兽医学院(哈兽研)学生。截至12月10日17时,此次疫情相关报告布鲁氏菌抗体阳性者13人,其中布病确诊病例1例、疑似2例、隐性感染10例。

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前去就诊的49名学生均来自于中国农科院兰州兽医研究所,其中37人今年8月份在兰州兽研所实验室有短期动物接触研究工作,在哈学习期间无动物接触史,最终确诊13例感染者。另12名8月份未到兰州兽研所工作过的学生均未感染。专家评估认定此次疫情为输入性疫情。

(兰兽研实验动物中心。段彦超摄影)

兰州兽研所是个什么样的机构?

兰州兽研所成立于1957年,专门从事预防兽医学研究,下设的实验动物中心每年生产各类小鼠、豚鼠、实验兔等动物,并提供给各科研机构、大专院校、医院、药厂等。布病一般通过动物尸体、毛发、血液等传播,人与人之间几乎不传播。兰州兽研所是兰州市内多个高校的实验动物来源地,据其官网介绍,其实验动物中心年生产各类小鼠60000只、豚鼠2000只、实验兔1000只,面向其他科研、大专院校、医院、药厂等单位提供不同品种、品系,不同级别的实验动物。

出于对兽研所实验动物的担忧,自12月5日起,包括兰州大学、甘肃农业大学、兰州理工大学在内的兰州市内多所院校医学生、动物医学生,开始在兰州军区总医院安宁分院(下称“兰空医院”)等医院进行布鲁氏菌检测。截至目前,未有其他学校学生被查出血清阳性。

感染是怎么发生的?

此次大规模发现布鲁氏菌隐性感染,是从发现一只实验小鼠感染开始的。多名兽研所学生表示,11月底,口蹄疫防控技术团队发现小鼠不孕不育,便对小鼠进行检查,发现了布鲁氏菌感染。此后,不同课题组的学生都出现了布鲁氏菌隐性感染病例。

多名研究生强调称,“有的人就没接触小鼠。”但也得了布病。

(兰空医院感染科)

12月1日传言四起时,有学生质疑兰州兽研所不作为,在QQ群和科技管理处工作人员争论。有学生提出:如果大环境不安全,是气溶胶,呼吸道、黏膜等受干扰,怎么能不害怕?对此,工作人员提出,该说法“过于夸张”。其称,实验室如果处理相关材料,一般是在生物安全柜,如何能到实验室?其还称,兽研所唯一进行布病实验的课题组,迄今无一人感染。

厦门大学附属翔安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付丽娟曾对媒体说,动物传染一般以牛、羊、猪为主,“啮齿类动物传播布氏杆菌少见。如果说鼠感染了布氏杆菌,它的来源是我们接种的,还是通过其他方式感染的,一定要界定清楚。老鼠不应是 (原始) 传染源。”她指出,在动物实验中,将各种病毒,细菌接种给鼠类,进行实验,将其解剖或采样检测是常用方法。

北京地坛医院退休主任医师蔡晧东称,实验室师生集体感染,一定违反了操作规范。可能违反的操作包括:实验室硬件设施是否具备(譬如涉及布鲁氏菌病的试验,需在P3级实验室安全防护标准下进行)、人为操作是否规范、是否存在突发意外感染(譬如含有布鲁氏菌的容器打破形成气溶胶吸入感染)等。

对于此次兰州兽研所布病感染的原因,目前还没有调查结果公布,但实验动物生产和动物实验操作规范过程中,一定出现了安全漏洞,才导致感染的发生。

布病到底是个什么病呢?

布鲁氏菌病(布病)是由兰氏阴性、兼性细胞内寄生的布鲁氏杆菌(Brucella)引发的人兽共患病,一般由患病的牛、羊等牲畜传染给人,人与人之间几乎不传播。

主要症状是反复发热、高热、出汗以及游走性关节疼痛,严重者可累及多个器官,造成器官衰竭。

国家疾控中心《布鲁氏菌病诊疗指南》(试行)显示,抗体阳性但无临床表现,系隐性感染;布病一般潜伏期1-3周,平均2周,个别长达1年。

据媒体报道,兰空医院感染科医生表示,大多数隐形感染病例不会发病,只需要定期复查。北京地坛医院感染疾病中心王凌航主任医师指出,即使发病,以当前的治疗手段,积极治疗也能获得很好的疗效。

厦门大学附属翔安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付丽娟表示,如果是急性感染,在完全把病菌清除、治疗彻底的情况下 “问题不大”。对于长期的慢性感染者而言,关节骨的损伤会比较严重,有的后期都会丧失劳动能力。对伴发睾丸炎,卵巢炎患者,可能会对生育功能有影响。

布病的发生有着较强的地域性,一般只发生在高原牧区和相关行业,这导致其对多数人而言,都属于一种非常陌生的传染疾病。然而,此次兽研所发生的大规模布病感染事件提醒,布病职业病患者,这个长期被忽视的群体,需要被更多的“看见”。

媒体梳理发现,依据2015年至2019年全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数据,中国的布病发病人数每年均有3万人以上;5年中,在全国26种乙类传染病里,布病发病人数一直排在前十位。也就是说,这个群体的数量,比人们想象中的更大。

人染上布病的主要途径

从布病防治的历史来看,人染上布病主要有三种途径。一是直接接触病畜、尸体、器官和肌肉、骨骼组织或动物排泄物;二是食源性传播,如喝生牛奶或做饭过程中生熟案板不分;三是呼吸道传染,如吸入布鲁氏菌污染的飞沫、尘埃。

布鲁菌病在国内,羊为主要传染源,牧民或兽医接羔为主要传播途径。皮毛、肉类加工、挤奶等可经皮肤黏膜受染,进食病畜肉、奶及奶制品可经消化道传染。不产生持久免疫,病后再感染者不少见。

牧民接羔为主要传染途径,兽医为病畜接生也极易感染。此外,剥牛羊皮、剪打羊毛、挤乳、切病毒肉、屠宰病畜、儿童玩羊等均可受染,病菌从接触处的破损皮肤进入人体。实验室工作人员常可由皮肤、黏膜感染细菌。进食染菌的生乳、乳制品和未煮沸病畜肉类时,病菌可自消化道进入体内。此外,病菌也可通过呼吸道黏膜、眼结膜和性器官黏膜而发生感染。

急性感染治疗

(1)一般疗法及对症疗法 患者应卧床休息,注意水、电解质及营养的补充,给予足量维生素B族和C,以及易于消化的饮食。高热者可同时应用解热镇痛剂。肾上腺皮质激素(激素)有助改善血症症状,但必须与抗生素合用,疗程3~4天。有认为感染累及中枢神经系统及长期有睾丸肿痛者,均有应用激素的指征。

(2)抗菌治疗 利福平对本病有效。羊、猪型感染者以四环素与链霉素合用为宜。

慢性感染治疗

一般认为四环素与链霉素合用有一定疗程,但四环素的疗程应延长至6周以上,链霉素以4周为宜。对脓性病灶可予手术引流。

实验室要如何预防疾病传染?

2010年底,东北农业大学就爆发过一起布鲁氏菌病感染事件,也是因为实验室安全管理有疏忽。当时,有教师违规购入了未经检疫的4只山羊做实验动物,且未严格按照标准规范指导学生并进行有效防护。一系列违规操作导致学校27名学生及1名教师确诊感染布鲁氏菌病。现在看来,前车之鉴并未很好总结。

按照实验动物按照微生物控制标准,动物安全可分4个级别:普通动物、清洁动物、无特定病原体动物、无菌动物或悉生动物。即便是最低级别,也要求排除人兽共患病和动物烈性传染病的病原体。

但是,有做实验的兰州大学学生表示,做实验的动物是是各课题组的学生向兽研所购买小鼠。购买后,课题组不会对小鼠进行病原体检测,而是直接进行实验。而且,这种情况比较普遍。因此,这次事件提醒需要加强实验室的检疫环节和程序,科研人员应根据物种特性,对购买的实验动物增加检疫环节。

另一方面,《病原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对实验室操作安全有全面的规定,其中要求在实验室中,穿着口罩、头套以及从帽子到袜子的连体实验服,而且实验服的扣子是双层的,要一直扣到颈部,手套也必须套住袖子,同时还要戴防护镜。

进入实验室工作必须进安全培训后才能上岗。现在北京的一些高校和科研机构,都要求参与动物实验的学生和工作人员事先接受专门培训。并且要进行考试,合格后才能持有北京实验动物从业人员上岗证,并进入实验室工作。这个做法应当在全国推广。

另外,对布鲁氏菌的分离培养和动物感染实验应在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中进行,实验过程中的废弃物(枪头、口罩、手套等)要经高压灭菌后再进行无害化处理。

同时,如果出现事故,还要有应急处理。

综合央视新闻、新民周刊、龙视新闻在线、澎湃新闻、光明网、医苑、长城评论

文章关键词:学生感染布病事件,布病,感染布病 责编:安文靖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