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天河赤子——吴祖太

来源:大象新闻2022-11-12 11:41:02

收藏 打印

2019年9月,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他和红旗渠建设者,被党和国家九部委授予共和国“最美奋斗者”荣誉称号;

2021年4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国家广电总局重点指导拍摄的《理想照耀中国》之《天河》中,称他“为我国水利渠道建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2021年10月,大型电视连续剧《红旗渠》,在央视一套播出,剧中吴念祖人物原型就是他,又把他推到了全国观众面前;

2021年4月29日,河南日报(农村版)头版头题,刊发了追思他的长篇通讯《吴祖太与红旗渠——六十一年后的初心追寻》;

2021年3月28日,中共原阳县委、县政府与中共林州市委、市政府及郑州二中初中母校等代表在他的出生地原阳县白庙村,为他的《英烈纪念馆》揭牌,并且隆重举办了一系列纪念活动……

2021年10月3日河南卫视地市新闻联播头题报道《原阳:“吴祖太纪念馆”掀起红色打卡热》;

2022年4月15日《河南日报》登载《红旗渠设计师故里成红色打卡地》;

2022年5月9日,庆祝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10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宣传部“学习强国”,刊发了纪念他的文章《青春的壮歌》。

2022年7月8日,安阳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与吴祖太纪念馆实践教学基地签约暨揭牌仪式在白庙村吴祖太纪念馆举行。

岁月尘封不了他的名字,时光消磨不了他的功绩。

他,就是红旗渠的奠基者、设计者,天河赤子——吴祖太。

上世纪60年代初,河南林县人民历时10年,在莽莽的太行山上,在远离家园的荒沟野岭,开山凿洞、架桥修渠,把山西省平顺县境内的浊漳河水引入林县。这条总干渠70.6公里、支干渠1500多公里的红旗渠,被誉为“人造天河”“中国水长城”“新中国第二大奇迹”“世界八大奇迹”。引起了海内外、水利领域内外对它的广泛关注与研究,成为了震惊全国、震惊全世界的,我国水利史上的伟大创举;林县也成为了全国的一面旗帜。

当年红旗渠指挥部办公室主任、86岁的靳法栋老人说:“红旗渠没有吴祖太的技术修不成,他是第一个大功臣。”

吴祖太1953年黄河水利专科学校毕业,被分配到新乡专署的水利局工作。1954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这个刚刚走出校门的“白面书生”,与北京来的国家水利部的大专家们,一起外出考察,在莽莽太行山上,一起勘测和绘制把山西平顺县浊漳河水,从二百里外引入林县的沿线高程图。

这一次实地勘测,这一次野外作业,这个充满理想、充满激情的小伙子被这座太行山吸引住了,被“引漳入林”的远景规划吸引住了,被林县这块干涸的土地吸引住了。从此,他像着了魔似的,脑子里琢磨的、心里惦记的、手头上记录的,全是“引漳入林”这个大题目,全是关乎着这条渠的思考。

1958年党号召机关青年干部“上山下乡”,到基层、到生产第一线接受锻炼。吴祖太主动请缨到林县工作。其实,林县县委、县政府早在1951年就有了“引漳入林”的设想,早就决心要做“引漳入林”这篇大文章。只因缺资金、缺设备、缺工程技术人员,各方面条件都不具备而难以实施。吴祖太的到来,林县县委、县政府非常欢迎,县水利局的同志们非常欢迎。

吴祖太把自已一生的理想、信念、兴趣爱好,把自已一生的人生追求、人生价值、生命意义,简化成了一张图:“引漳入林”工程设计图;简化成了一件事:引漳入林;简化成了一句话:不干成这件事,不修好这条渠,不把漳河水引进来,誓不罢休。

为了这条渠,为了林县56万人民的重托,为了林县县委、县政府对自已的信任,吴祖太自已给自已施加压力,规定了四条责任:工程设计上,自已是第一责任人;工程技术上,自已是第一责任人;施工质量上,自已是第一责任人;施工安全上,自已是第一责任人。

他每画一张图纸,每破一道难题,每落实一件事情,每执行一项任务,都是格外用心,格外细心,格外专心致志。他知道,这么大的工程,这么多的施工场地,稍有一点误差,稍有一点疏忽,带来的后果将会不堪设想。为了求证数据,手头上的课本让他翻烂了;为了核实情况,各种资料让他翻烂了;为了掌握进度,各个工地汇总来的材料,也让他翻烂了。

修渠,是水利工程项目,工程技术人员要先行。修渠特等劳模张买江老人回忆说:当年林县为了解决缺水,吴祖太在县委领导授意下,率先参与设计修建了要街、弓上、南谷洞水库。

因久旱不雨、水库干涸,县委书记杨贵带着吴祖太,在南谷洞水库沿浊漳河往上游寻找水源。当找到山西平顺县侯壁断村时,吴祖太发现浊漳河流经这里的水流量,足足有30个立方米以上,他拍着胸脯向杨贵保证:“我一定能把浊漳河水引入林县。”吴祖太的这句话非同不可,一项史无前例的引水工程,从此拉开了序幕。

吴祖太天天泡在工地上,泡在民工们中间,他最懂民工们的心,他要让民工们在心理上得到宽慰,在技术上得到提高,在情感上得到亲近。他坚信,有多少融入就有多少深情,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底气。

修渠,吴祖太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有啥条件利用啥条件,有啥材料使用啥材料,有啥办法采用啥办法。在吴祖太眼里,满山遍野都是宝,就看你会用不会用。太行山上有的是石料,林县人民脚下有的是资源,古人在二千多年前,能把万里长城修起来,如今,咱就不能把这条水渠修起来?“土法上马”,说白了就是就地取材,有啥用啥。工地上没有大型机械设备,就用肩挑手提代替;没有高空作业的起降机,就把人吊在悬崖上干;没有挖隧洞的掘进机,就用炸药炸、就用人工搬运。

这条渠之所以被称为创举,被称为奇迹,就在于它是一群泥腿子、土专家,用土办法在自已的土地上,完全依靠自已的一双手建起来的,完全依靠传统的、原始的、一镐一锤的做法建起来的。这个土专家队伍的领头人,就是吴祖太。

吴祖太的那张“引漳入林”工程设计图,带给林县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的,是信心和决心;带给林县56万人民的,是实实在在的希望、实实在在的期待、实实在在的美好的明天。吴祖太用自已的一张图,引出了10万大军,10万大军又成了修渠筑坝的能工巧匠。

吴祖太从这条渠开工那天起,就把自已的一切置之度外了。在茫茫荒山野岭上,悬崖峭壁上,打眼放炮、开山凿洞,各种复杂的情况随时都会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能够想一切办法、尽一切努力保住民工们的生命安全,这就是最大的爱,最深厚的情怀。

吴祖太就是用自已的一颗心,去温暖着、滋润着民工们的心;用自已的一腔情,去充实着、提升着民工们的情。吴祖太就是怀着一身的激情,怀着一身的“雄赳赳气昂昂”,让情怀把严寒驱赶,让情怀把困难吞噬,让情怀把高山穿透,让情怀把人的能量释放。吴祖太做到了对林县这片土地“情深似海”,对“引漳入林”工程“情深似海”,对工友们“情深似海。吴祖太的“情深似海”,温暖了这条渠,温暖了工地,温暖了人心,让严寒未退的太行山,竟然有了“人间四月尽芳菲”的春天的气息了。

他的“情深似海”,其实就是道德的力量。新时代的青年人,应该从吴祖太身上,读懂对党的情怀,对人民的情怀,对事业的情怀,对伟大时代的情怀。

要把二百里之外的浊漳河水引进来,要在太行山上挖出一条“天河”,要把林县的山河重新安排,决不是一件轻而易举、一蹴而就的事情。

修渠,要靠人、靠种地的农民。但是,他们有着明显的劣势:要文化没文化,要技术没技术,要经验没经验。吴祖太坚信:事在人为。世上的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奇迹都是人创造的。工程的启动,首先是人的启动、思想的启动。吴祖太心里有这样一个公式:工程质量=人的责任心+人的能力+人的积极性。他把调动人的积极性,把相信人依靠人,作为工程质量的重要保障。要让每一个人竭尽全力地、心甘情愿地为大家、也是为自已的利益而奋斗。人的劣势,吴祖太就是这样把它转变成了优势。

为了修这条渠,全县方方面面的能工巧匠都上阵了,全县的各路精英都集中到这里了,各路人马都汇合到这了。这是吴祖太一生中看到的最壮观、最宏阔、最雄厚的一支修渠大军,足足10万个气壮山河的人,撒在了绵绵的太行山上,撒在了二百多里长的施工现场,到处都是红旗招展,到处都是热火朝天。

吴祖太是父母身边的独子。自参加“引漳入林”勘测、设计工作,整整三年他没有回过一趟原阳老家,没有陪伴父母过一个春节。他去林县水利局报到的第二天,就上了南谷洞工地,一头扑进了大山,把家庭、把个人的婚事、把父母亲的期盼,都置之度外了。

父母亲先后三次为他商定的婚期,他都以工作太忙为由一推再推。就这样接连三次推迟了双方老人给他订好的婚期。1959年春节前,双方父母再次选定了结婚吉日。然而,未婚妻薄慧贞又收到了吴祖太留守工地、不能返乡结婚的来信。薄慧贞再也按捺不住,徒步跋涉百余里,从淇县摸到了林县深山,终于在南谷洞水库工地上找到了心上人。

工地领导和工友们都非常感动,在没有亲友到场,没有婚宴、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就在水库边上的工棚里,为他们两人举行了简简单单、朴朴素素的婚礼。新婚夫妇仅仅相聚了五天,吴祖太又因接受新的勘测任务,要到更远的大山去,只好与新婚妻子告别。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他与新婚妻子的永远的分别。

1959年5月24日下午,任淇县高村小学教师的薄慧贞,带领学生参加校外勤工俭学劳动,返回时为救护过铁道的小学生,不幸被飞驰而来的火车撞倒,因公殉职,年仅21岁。

新婚101天的妻子,就这样离他而去,祖太守着妻子的遗体,坐了一天一夜,满脸泪水,满腔悲痛,滴水不进,一言不发。虽痛失新婚妻子,但他知道,勘测队一刻也离不开他,工程部一刻也离不开他,施工现场一刻也离不开他。由于连日来的劳累和过度悲伤,他晕倒在了工地上。当身体稍有好转,他就又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终于在1960年年初,他把勘测设计出的“引漳入林”工程设计书,规规整整、圆圆满满地递交到了林县县委书记杨贵手上。

整整三年没有陪伴父母一天,整整三年没有与热恋中的未婚妻见面,又整整三次推迟婚期,在深山工地上与新婚妻子仅仅相聚5天,百天后妻子因公殉职,又离他而去。这种意想不到的不幸,这种沉痛的精神打击,这种让人难以接受的命运的安排,吴祖太不仅坚强的挺过来了,不仅迈过了人生的这道“坎”,而且,他又马上投入到了工程勘测的紧张工作中去。

为了确保各项数据准确无误,他又带领勘测分队沿着悬崖峭壁来回复测、验证三次,这一揽子实地勘测绘制工作,仅仅用了4个多月时间,就圆圆满满地完成了。

林县的新面貌,林县人民命运的改变,林县的历史性转折,就是从吴祖太迈出勘测的第一步开始的,就是从他的那张设计蓝图开始的。用林县老百姓的一句话说:“红旗渠是人家吴祖太设计的,他是第一大功臣,是俺林县人的大恩人。”

1960年3月28日傍晚6点30分,收工回来的吴祖太刚刚落坐端起饭碗,一位民工喘着粗气跑过来向他报告,王家庄隧洞顶部出现裂痕,往下掉土渣、掉石块。这突然出现的险情,关乎着隧洞内正在施工的民工们的生命安全,关乎着工程质量出现了新的情况,要及时让现场人员撤离,要及时采取应对措施,要及时阻断险情蔓延。他顾不上向大家说一声,起身就往工地跑去,当他把隧洞里的民工们都叫出来时,他第一个钻进隧洞里察看险情,安全员李茂德也跟随他进了洞。

就在两人进洞刚刚10多分钟,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沙土、石块从隧洞顶部倾泻下来,两人被深深埋进去了,塌方卷起的尘烟从隧洞口冲出来,扬起几丈多高,久久未能散去。当民工们拼着命把他从土堆里、石块堆里用手扒出来时,吴祖太已经停止了呼吸。

1960年3月28日,吴祖太不幸牺牲。他为“引漳入林”这张图,整整忙碌了6年;他为设计这条渠上362个建筑物,整整忙碌了4个多月,他在”引漳入林“工地上,整整又忙碌了48天,他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他的最后一顿晚饭还没有来得及吃,就这样,他的人生永远定格在这条渠上,永远定格在太行山上,永远定格在林县人民心中。终日盼着儿子回来能够吃顿团圆饭的吴祖太的父母,万万没有想到自已盼来的,竟是一副儿子的灵柩。但老人知道,儿子是为修渠献身的,是为林县老百姓造福的,死得有价值、有意义。

这一年,吴祖太才27岁。

他突然间走了,让工友们大为震惊,让56万林县人民大为震惊,让林县各级领导大为震惊。大家心里都非常明白,如果吴祖太没有走,林县人民肯定会少作些难,工程会少走些弯路,红旗渠的进度会更加快。但是,世上只有结果,没有如果,吴祖太的离去,是红旗渠的重大损失,是林县56万人民的重大损失。在为红旗渠而牺牲的81名同志中,吴祖太名列第一,被国务院追认为共和国烈士。

一个27岁的青年人,一个献身于我国水利事业的年轻工程技术人员,一个“人造天河”的奠基者、设计者,最终以一名共产党员的身份,为“引漳入林”工程写下了不朽的篇章,为自已的一生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一渠绕太行,英名垂青史。他的工作地林县,他的出生地原阳县白庙村,他的修学地开封,他的牺牲地山西王家庄,都给他立雕像、树碑文、建纪念场馆。为他筹建的研究会已经工作了8年……

吴祖太没有远去,他永远和我们在一起。他把自已化作了太行山上的一块石,因为太行坚如磐石;他把自已化作了红旗渠中的一汪水,因为“水利万物而不争”;他把自已化作了林县大地上一抔土,因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昔日的林县,今日的林州,放眼望去,层林尽染,郁郁葱葱;山青水秀,风景如画。即使在冬日里花也是那么红,树也是那么绿……

吴祖太,一位永远的天河赤子,一位永远的时代骄子,一座永远的精神丰碑。

(河南省文史馆研究员 侯耀忠 吴祖太研究筹委会发起人 徐永立)

文章关键词:&ldquo,&rdquo,吴祖太,林县,没有 责编:李争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