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95后女孩获6074元离职补偿为两桶硬币:称拒收后遭恶意中伤

来源:大象新闻2020-09-16 10:54:38

收藏 打印

大象新闻记者 米方杰

日前,四川资中95后女孩张淼(化名)从当地一家医学美容公司离职后,通过劳动仲裁,获得共计6074元补偿金,在应约前往劳动仲裁部门领取补偿金时,此前所工作的这家公司付给她的却并不是整钱,而是用三轮车运来的一角硬币,并且用两个垃圾桶装着。

对此,张淼认为公司的这一行为涉嫌侮辱。而涉事的这家医学美容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劳动仲裁也没说必须现金、百元大钞,公司一分不少支付了就行了。9月15日晚,张淼告诉记者,目前她并未收取该公司送来的这些一角硬币赔偿金,并且在此之后她遭到了所在公司的恶意中伤。

工作仨月被辞退 劳动仲裁赔补偿金6074.57

95年出生的张淼是四川资中人,她告诉记者,自己是在今年4月份入职到位于当地的资中允熹医疗美容有限责任公司,从事咨询师助理岗位工作的。

“我是在入职一个月之后就转正了,今年8月13日,公司通知我说要解除与我的劳动关系。”对此,张淼表示自己不能接受,因为在今年7月初的时候,她是有机会前往当地另一家公司工作的,但当时在老板的挽留下,她留下来了。

随后,张淼以公司未依法按时签订劳动合同、未依法缴纳社保和未支付加班费为由,申诉至资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公司支付经济赔偿金、加班工资和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的差额。

记者了解到,就在9月初的时候,资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书,裁决资中允熹医疗美容有限责任公司在15日内支付张某经济补偿1000元、加班工资3074.57元、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2000元,相关补偿金共计6074.57元。

获赔补偿金全是一角硬币 当事女孩称是侮辱

“原本想着对方会把钱直接打到银行卡上,但是9月14号的时候,我接到了县劳动仲裁部门的电话,说是公司这边说要赔偿我现金,让我去一趟劳动仲裁部门。”张淼介绍说,当时自己并没有多想,“原本约定的是下午3点见面交接,但一直等到4点公司的人才来,就让我写收据、按手印,之后和他们一起到一楼去拿钱。”

但到了一楼后,张淼傻眼了,发现现金竟然全是一角硬币,是用一辆三轮车运来的,“这些硬币都是一角的,并且是用两个医疗废物桶装的,我认为这是对我的侮辱。”

看到此情况,张淼现场便提出了质疑,“我当时便告诉他们要让他们拉到银行去,让银行柜员清点,但是他们不同意,说钱是对着的,让我自己来数。”从现场张淼所拍下的一段视频显示,现场双方进行了一些争吵。

“他们用一毛硬币作为赔偿,还用垃圾桶装着,就是侮辱我呢,这样赔偿,我肯定不会收。”张淼提供给记者的视频显示,现场她指责对方此行为很“无良”,对方一名女子却让她快点数,并称“不要就拖走了”。据张淼介绍,视频中的这名女子便是此前所工作的资中允熹医疗美容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俞某的妻子李某,也系该公司负责人之一。

涉事公司称以任何方式支付都是得到法律认可的

对于此事,涉事的资中允熹医疗美容有限责任公司方面又是什么态度呢?

通过企查查,记者查询到了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4月,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并不认为公司用硬币来支付张淼的补偿金有何不妥。其表示,硬币也是钱,也有一块的,还有纸币,只不过都是零钱。劳动仲裁(后履行)也没说必须现金、百元大钞。只要裁决了,该履行支付的,公司一分不少地支付给她就行了。

同时,该公司的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张淼有怨言,公司同样有怨言,“给钱,确实是给得很不痛快的,”并称,这些是发行的硬币,是有效的,可流通的。

在采访中,记者留意到,在此次事件发生后,在当地各大微信群等,资中允熹医疗美容有限责任公司也发布了一则长文,对此事进行了回应,记者留意到,一个名称为“允熹整形”的微信号在相关微信群发布了一条长文,称“此事我们经过劳动仲裁的审判,同意支付我们法律知识欠缺导致她得到金额,公司以任何方式支付都是得到法律认可的,公司没有任何侮辱她的行为。”

张淼向记者证实,该“允熹整形”微信号为此前所工作的资中允熹医疗美容有限责任公司所有,为平时“业务号”。

当事女孩称至今未收“零钱”补偿金  并被恶意中伤

记者留意到,“允熹整形”在长文中同时称:“我们认可劳动仲裁的判决,这是我公司在劳动法律知识的欠缺未完善好合同,导致她有漏洞可抓。”并称张淼在不同意调岗,愿意离职时,“要求并要挟公司把社保折现发放给她,并抓住单休问题去劳动仲裁局告公司,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劳动仲裁局要挟领导,说要跳楼,叫他们解决问题,并把劳动仲裁局在人民政府去投诉了。”

“允熹整形”同时称,“希望并提醒广大在座的公司老板,劳动合同一定要完善,不然遇见这种半年换了4次工作的员工,一抓住漏洞,还要敲诈你一笔,也希望当地的朋友们可以多了解事实的全部情况及她的为人再对该事进行判断,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也希望以后聘用张淼的老板与张淼把劳动合同签订完善。”

除了发布长文截图外,“允熹整形”还在微信群中称“请资中的父老乡亲们可以到劳动局去核实实施情况,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你们可以多了解她的为人再做评论的。”

张淼坦言,当看到这些微信截图时,自己当时都要气炸了,“我并不存在半年换4次工作,更没有因为这个事去以跳楼要挟仲裁局和去政府投诉仲裁局,这些纯粹是恶意中伤。”

记者了解到,9月15日,张淼专程又到了当地仲裁部门,就自己是否有“跳楼作要挟,或去投诉仲裁部门”向相关工作人员进行了询问,并拍下了视频作为凭证。张淼想不明白,自己只是在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怎么就不行了?

人社局回应:女孩并不存在跳楼要挟 将继续协调处理此事

9月16日上午,记者也联系到了资中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证实,经劳动仲裁,涉事公司向张淼支付补偿金等,在该公司提出现金支付后,他们通知了张某到场领取。双方写好收条后,便到人社部门楼下去交接了。

“我们当时知道这家公司送来的赔偿金是硬币引发争执后,就立即联系了银行部门准备来帮助进行清点,但当时他们已经离开了。”资中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表示,也已经注意到了涉事的资中允熹医疗美容有限责任公司所作出的回应,“我们也进行了相关调查,当事人之一的这个女孩并不存在半年内换了4次工作并且都到劳动仲裁部门来投诉的情况,我们核查了一下,只有这一起。”同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同样不存在张淼以跳楼做要挟或投诉仲裁部门的情况。

在采访中,资中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表示,接下来,当地劳动仲裁部门会继续协调,督促尽快完成赔偿金的赔付。

文章关键词: 责编:曹亚勤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