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猛犸新闻 > 正文

河南小伙再忆获封非洲酋长:难忘两个胖胖的礼仪官贴身护送,草地上完成“抛矛”仪式

来源:猛犸新闻2021-12-07 09:29:45

收藏 打印

大象新闻首席记者 赵丹/ 受访者供图

从非洲尼日利亚飞抵北京时,孔涛只带了一个拉杆箱,里面躺着他被授封非洲酋长时穿的衣服——白袍,非洲传统样式的纱巾、刺绣披风。

2019年,在中铁建中土尼日利亚有限公司工作的河南人孔涛,因为对当地发展做出的贡献被封酋长称号,并于20212月结束十余年的外派工作归国。酋长封号终身保持。

成为非洲酋长的两年内,孔涛参与、见证了很多建设成果:阿卡铁路已经变成了首都阿布贾和卡杜那州的通勤车;中线铁路、拉伊铁路开通运营;铁路交通大学也在建设中……

如今身在北京,孔涛时不时梦回飞行距离万里之外,那片有着狮子、草原的热土,也忆及授封当天趣事。未来,在当地或许有更多的中国籍非洲酋长出现,像孔涛一样扎根异国他乡输出中国建设者的力量。

获封非洲酋长称号两年后

刚刚过完36岁生日的孔涛,与非洲尼日利亚结缘十余年,可谓是青春都洒在那片土地,他也视非洲为“第二故乡”。

2010年底,孔涛所在的公司需要派驻一批员工到尼日利亚。当时,正值尼日利亚国家铁路大发展,而他刚从北京交通大学研究生毕业,青春、热情、无所畏惧,怀揣着对外面的世界的无限憧憬,就报了名。

这一去,就是十多年。

中尼两国飞行距离相差1万多公里。因为没有直飞航班,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才可以抵达。但是新鲜感和冲劲儿,足以抵御往来的疲惫。

多年间,孔涛主要负责尼日利亚首都地区阿布贾城铁的建设和运营。2019月,孔涛因为对当地发展做出的贡献被封酋长,那是他远赴西非工作的第九年。

一个中国面孔,在非洲当上了酋长,外界看来颇具传奇和神秘色彩,事实上,孔涛并不参与当地具体事务管理,他的封号主要是一种荣誉的象征,但是这个身份能拉近和当地人的亲切感,使得开展业务更加便利。

如何做好一个非洲酋长?“实打实的去做一些实事。”孔涛称。

成为非洲酋长这两年,孔涛参与、见证了很多建设成果:这两年推动了机车车辆的采购和铁路运营,阿卡铁路已经变成了首都阿布贾和卡杜那州的通勤车了,安全快捷便利;中线铁路、拉伊铁路也开通运营了;尼日利亚第一个铁路货车组装厂也在建设中,要实现尼日利亚制造铁路货车;依托实施的项目选拔了上百名当地高中生到中国的大学深造学习联合培养;与阿布贾大学、天津市政府及天津的学校共同成立了尼日利亚鲁班工坊;铁路交通大学也在建设中,建造了他们国家最大的“方舱医院”。

最让孔涛个人感到成就感的是,他还担任了阿布贾城铁项目经理并顺利竣工。

外派十年,他的收获还有,看问题多维度,有了一定的国际视野,各方面的专业知识得到扩充,做事也更加成熟稳重。

即使现在结束外派工作回国,孔涛依然继续保留“酋长”称号,他透露,酋长称号是“终身的,(我)是有证的人。”

分别时,当地友人馈赠布匹和服装

孔涛把非洲尼日利亚视为“第二故乡”。

那片热土留给他的印象,不仅有狮子、斑马和大象,也有被誉为“非洲雄鹰” 的足球学员,从非洲飞抵北京已经一段时日了,他时不时梦回那片草原。

国外因为疫情当地人出勤率很低,而且市场上物资也匮乏了很多,但孔涛的同事们知道他快要走了,为了给他一个惊喜,赶在他36岁生日那天把两个厂房抢工完成了,并在厂房里给他庆祝生日。

“他们还收集了一些我在那里工作和生活的照片,做成了一个视频送给我当回国礼物,那个视频每次看都让我很感动。”孔涛说。

决定回国以后,孔涛把自己的东西大都送给了当地的友人,得到的馈赠是当地传统服装和布匹,友人称在中国买不到,让他留着做衣服用。回国时,他就带了一个拉杆箱,箱子里没有多少东西,但是保留了被封酋长时当天所穿的衣服。

在非洲时,孔涛还带人为当地的一所小学,修建了三间全新的校舍,确保村里的孩子们能在更好的环境中上学读书,当地人称他为“孔校长”。这次回国,令他遗憾的是,因为疫情当地小学没有开课,没能和孩子们告别。

从毕业就到了非洲,最青春的十年给了尼日利亚,孔涛难忘在非洲的点点滴滴:项目竣工、通车运营、给当地人授课、酋长受封、与当地人联欢、还有养的那一群动物。他一点一点的看着自己待过的地方从荒芜到繁华的变化,自己也由一个青涩小伙子成长起来,有太多回忆和故事在那里。

回来以后,他的脑海里时不时想到那里的人和事,甚至入梦,跟他们视频或者电话的时候,就会莫名的开心。

“非洲十年带给我感受就是成为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彼此互相融合,用语言无法描绘。”孔涛颇为感慨。

再忆获封当天趣事

说到派驻非洲的经历,获封非洲酋长称号,是孔涛外派生涯里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也是他走入公众视野的缘由。

在尼日利亚,只有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或民众生活改善做出突出贡献的外国人才能被授予酋长头衔。

酋长制在尼日利亚存在已久,在当地,除了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管理外,地方上没有直接的行政长官,而是由传统势力来统治,而酋长制就是这个传统势力的体现。

非洲酋长一般分为三个等级,一级是土皇,二级是封疆大吏,三级是县镇级管理者。而孔涛被授予的酋长封号,按级别仅次于土皇,但他的封号主要是一种荣誉的象征。

20189月,孔涛到尼日利亚“土皇”家里做客,对方提出要送给他一个“礼物”——酋长的头衔。

20194月,孔涛被正式授予“酋长证书”和“酋长权杖”,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吉瓦地区的土皇穆萨亲自授予了孔涛“WAKILIN AYYUKA”酋长封号,这个封号的意思是“工程领袖”。

授封那天,孔涛一袭白袍,头发裹进厚厚的帽子中,纱巾、刺绣披风都是非洲传统样式。他被邀请进土皇IDRIS MUSA的“皇宫”,在金色大厅中接过象征地位的彩条权杖和证书。

直到今天,孔涛依然记得授封当天发生的有趣故事。

因为不了解具体仪式的细节,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孔涛难免忐忑不安,问了当地人,对方说按照他们说的做就行。所以,孔涛全程就是在懵圈和好奇的状态下完成,后来专程找来视频回看。

令他难忘的细节是,当天仪式结束了,他正准备走,但是两个礼仪官跟上他的车坐上后排,两个礼仪官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中间。车前面副驾驶还坐了一个武警。

两个礼仪官比较胖,大家还都穿着郑重的大袍子,孔涛感觉特别拥挤,但是对方说必须得把他安全送回,完成最后一个流程,才算仪式完成。

孔涛问是什么流程,对方也不回答。等一行人回到营地,对方让孔涛拿着他受封的那根矛让他扔出去,称把矛扎到地上才算仪式完成!

这个说法令他当时感到哭笑不得,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还是照做了。“我笑着对他们说,这里全是水泥地怎么扔?最后到营地的草地上投掷了一下,还好完美落地,仪式完成!”

回国以后,酋长称号还保留吗?

“终身的,(我)是有证的人。”孔涛笑道。

“彼此融入,就是全球大家庭”

结束外派工作,孔涛于今年2月回国,现任职务是中土集团工程管理中心副总经理。以前,他只负责单位在尼日利亚的项目,现在则负责服务单位在全球各个国家的项目。

回国的原因,孔涛称工作和家庭因素都有。

“国内发展太快了,我得回国学习充电,多了解学习先进的技术、先进的管理、先进的工艺、先进的设备,避免落伍。”

新的工作岗位,面对新的挑战,孔涛埋首钻研并虚心讨教,很快融入并适应新的工作环境。新的一年,他计划继续考取相关证书,永远保持对学习的热情。

日常中,因为工作的缘故,孔涛最关注铁路的发展。

就在前两天,“河南小伙当上非洲酋长”的话题又一次刷屏,孔涛的手机又被各种通讯方式“轰炸”,他孔涛在公开发文中却表示,最值得刷屏的应该是中老铁路的开通运营,这也使他想起了2016726日开通运营的阿卡铁路和2018712日开通运营的阿布贾城铁,正是这两条铁路,让他与铁路运营结缘,由建设方变身成运营方。“中老铁路是一位位参建者身在异国他乡奋斗与坚守的成果,看到它就让我有一种梦回非洲的亲切感。”

至于未来还会不会重返非洲,孔涛自己还不确定,因为单位海外业务遍布全球一百多个国家,所以将来去哪不好说。但是,派驻非洲的日子,会是他终生难忘的经历。

近日,孔涛还参加了中非“一带一路”国际工程科技与教育培训中心项目,持续为中非友谊作出贡献。

未来,在当地或许有更多的中国籍非洲酋长出现,像孔涛一样在异国他乡输出中国建设者的力量。如何更好的促进两国友谊?

“都彼此融入,成为一家人了,就是全球大家庭最好的发展。”孔涛如是说。

编辑:李雯

文章关键词:孔涛,&rdquo,&ldquo,非洲,酋长 责编:李雯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