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猛犸新闻 > 正文

猛犸访谈丨河南大学“宝藏教授”程民生:有所为,有所不为

来源:猛犸新闻2021-10-22 15:59:33

收藏 打印

大象新闻·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梁新慧/  邱琦/

因为一次演讲,65岁的河南大学教授程民生火了。

“累了,可以躺平歇一会儿,但可不能一直躺平啊!你躺平得了初一,躺平不了十五!”“长期以来,我业余自费琢磨两个问题:一个是长寿的秘诀,一个是发财的秘诀……”“你跟着浮,你跟着躁,你就跟着成为泡沫了!”“无论作为知识分子还是老板,我希望大家不要泯灭与生俱来的善良,不要丢掉藏在心底的纯真。因为,那是作为人的基因和理由,纯真能辟油腻,善良能辟什么?善良能辟邪!”……

这是在今年67日河南大学毕业典礼上,作为老师上台致辞的程民生,金句频出,他激情满怀的语言和夸张的肢体动作,让原本有点小伤感的毕业典礼变成了欢笑的海洋。

几个月后,程民生依然觉得,事先想到了这次致辞会火,但没想到会如此之火。而火的原因,是因为他说的都是大白话,加之侄女“殿堂级的神操作”,才让他成了全民热议的对象,戴上了“宝藏教授”的帽子。

三个多月后,程民生从古都开封来到商都郑州,做客天一文化讲坛,为省会观众带来“《清明上河图》及其文化奇观”的讲座。接受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采访时,程民生讲述了大量鲜为人知的故事,回顾了自己的成长历程,并强调人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而他甘愿坐学术研究这把冷板凳。

【一】

67日,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但对于程民生和河南大学的广大毕业生来说,又注定是铭刻在心的一天。

这天下午,程民生在河南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致辞,火遍全网。他的发言看似普通但又充满哲理,他的语气高低起伏抑扬顿挫,他的表情手势变幻多姿给人惊喜。

作为一所百年老校,河南大学人才济济、名师云集,主讲宋史的程民生缘何成了致辞的那个人?

“其实,我并不愿意上台致辞。每年都高度防范,但有时防住学院,不料没防住学校。有一年学校联系我多次,我推辞了多次,结果过几天,直接问我,演讲稿写完了吗?这时候就不好推辞了。我想,找我在毕业典礼上致辞,应该是需要一个这样的类型吧!”

对于程民生而言,6月初那几天格外忙,因为正处于研究生答辩季,他有大量工作要做。“如果上台应付一下很简单,但我不想应付,也不是应付的人。”

程民生一边忙着研究生答辩,一边忙里偷闲准备致辞:想到一个关键词,就写下来。我所谓的金句,就是这么来的。如果真让我坐下来写致辞,可能就没有这篇致辞了。

“和学生交流,总要了解学生们都在关注啥。比如躺平,这是个网络新词,我也不知道啥意思。为此,我专门上网查询。在前些日子的一个饭局上,还有人问我,程老师,躺平这个词是不是你发明的,我说不是,只是这个词通过我的致辞又火了一把。”

程民生说,他做什么事儿都很投入,即便让他干重体力活儿依然会投入,不会偷懒,不善于掩饰自己,属于“喜怒形于色”的人。

明年的毕业典礼,如果学校还让去致辞怎么办?

“真让我去致辞,我还真不去了,因为不会超过今年的效果。再说了,河南大学人才多的是,不缺我一个。”程民生笑了。

【二】

程民生的演讲风格,亲切幽默富有感染力,语调高昂情绪饱满,极其鲜明的个人风格是如何形成的?

谈及这个话题,程民生说,“早在初中就有苗头了。当时天天搞大批判,有次会上我讲完后, 老师找我要稿子,结果老师看后说,你的稿子也不咋样啊!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不是没上过一次作文课的我的稿子好,而是说得好。” 

“归根结底,我是个性情中人。”程民生说,15岁初中毕业后他在开封郊区的农场里当了四年知青,天天干农活,四年没有换过岗位,那时候,农场里一些人脑袋瓜子很活,啥轻松干啥,而自己就知道干活,按照现在的说法,这叫全身心投入。

成为老师后,程民生还记得有一次同新生谈话,一个人如何才能有所收获。当时,他对同学们说:只有一个诀窍,只要真诚投入,就会有收获。

程民生语气坚定地说:我一直是个真诚投入的人,说真话的人。正如此,学生们才被他的致辞打动。

在那次致辞中,“纯真辟油腻,善良能辟邪”成为金句中的金句。

“学生毕业走向社会,我真诚希望他们保持纯真,把纯真藏在心底,心底就是一片绿洲。如果你在毕业典礼上只讲纯真,让大家保持纯真,就没有煽动性,一旦和善良结合在一起,有了对比,效果就出来了。”

这句话火了之后,程民生看到很多人把这句话用作签名、标语或刻在钢笔上,特别欣慰。

“这句话之所以引起强烈共鸣,其实也是鸡汤,只是味道独特了一点。就像这些年,很多中老年人也喜欢鸡汤,仔细想想,是因为我们这代人年轻的时候没有喝过,所以喜欢,相当于补课了。其实,所谓的鸡汤,都是常识而已。”

【三】

此次致辞后,程民生的生活也发生了些许变化。

“打开手机,到处都是同行、朋友们的问候和祝贺,说我成为网红了,还有人说我为河南大学做了个大广告。当然,还有许多多年不联系的人,主动联系我,嘘寒问暖。最让我意外的是,有次乘坐出租车,司机认出我来了,夸我的演讲有意思,接地气。”

“说实在的,我知道这次致辞会火,会有所反响,但没想到会这么火。那几天打开手机,随便一扒拉,收到的推送、朋友圈里的各种转发,都是我致辞时的视频,各种版本的都有。”程民生诙谐言道:走在大街上都有陌生人认出我来,你说,我如果在外面干点啥事儿,多麻烦啊!所以,我在家里就和太太开玩笑说,一辈子没干过坏事,以后更不敢干坏事儿了。

程民生坦言,他虽然是大学教授,但在十多分钟的致辞中,没有用教授的课堂语言,也不是书面语言,全是大白话。比如,演讲一开始,他看了看天,看了看同学们,然后说了句“今天是个好日子,天多好啊”,结果掌声来了。

“我反思,大家给我掌声,就是因为我说了句大白话。大白话人人都会说,但在很多严肃的场合,很多人不说了,而我说了,同学们就觉得遇到了一个另类。”程民生说,通过这次致辞,他出圈了,但大家接受了,这些道理大家都知道,其实就是个技巧问题。说句实在话,演讲之初,自己并没有想过如何让大家接受。

程民生的这段致辞,是谁传到网上的?

问到这个话题,程民生笑着指了指身边的临时小助理——小程。“那天她也在场,她觉得有意思,就放到了网上,我一直觉得,这是殿堂级的神操作。”

小程是谁?

程民生说:“我侄女!”

记者再问:“她是您的学生?”

“她是别人的博士生。”程民生哈哈大笑。

【四】

出生于1956年的程民生,1971年初中毕业,15岁的他就下乡当了知青。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程民生说,父亲是开封一家工厂的干部,母亲大字不识一个,家中六口人,他是弟兄四个中的老大。

“那时候,粮食定量,吃完了得买高价粮。我们家人多,生活很困难。我初中毕业那会儿,是可以上高中的,但我还是主动选择了下乡,成为一名知青,这样家里就少一口人吃饭。”

如今,十四五岁的孩子,还在上中学,完全靠父母生活。而15岁的程民生步入开封郊区,在农场里一干就是四年。白天割麦,夜里犁地,放水插秧,啥苦都吃了。19岁那年,他又进入开封纱厂,成为一名挡车工。

时至今日,程民生仍然觉得,六年知青、工人的经历,磨练了自己的意志,劳累了自己的筋骨,虽然不后悔这段日子,但并不感谢这段苦难。这是因为,如果没有遇到文革,如果能够正常上学,相信会考到北京的大学,遇见一个更好的自己。

“于我个人而言,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受过系统的基础教育。”程民生说,他的小学上了五年,三年都是在文革中,初中只读了两年。他没有学过物理、化学,学的是农业基础知识、工业基础知识,更没有上过作文课。 以至于考上大学了,还有很多字不认识,由此可见基础很差。

1977年,恢复高考的元年,程民生考上了河南大学历史系,这得益于多年来的坚持学习。

“举个例子,我当挡车工时,晚上12点下班回到家,还要写上3000字的小说。每天中午有半小时吃饭时间,我就跑到办公室看报纸,凡是有字的东西我就喜欢。有一次我在报纸上看到了毛主席有关三个世界的理论,觉得有意思,就仔细看了几遍,自己还琢磨了好久。后来参加高考,政治试卷就有这道题,一下子得了20分。机遇啊,真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程民生感慨。

【五】

本科就读于河南大学历史系,研究生毕业于暨南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生毕业于河北大学宋史研究室,然后又回到了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主讲宋史。

和历史打了几十年交道的程民生,其实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作家。

原来,1977年高考时,他的第一志愿是新闻,选新闻可以当记者,当记者有了积累就可以当作家。第二志愿是汉语言文学。第三志愿没啥可填了,那就随便填一个,选个历史得了!

结果,历史专业把他录取了。在此之前,他没有上过一次历史课。

既然录了,就学吧,就像当知青、挡车工一样,干一行爱一行。

本科、研究生、博士生,程民生读书十年,六年都在研究宋史。如今,市面上有关宋代的通俗读物很多,而诙谐幽默的程民生出版了很多著作,但都是学术作品,没有一本通俗读本,这让大家十分意外。

程民生说,在历史学范畴内,分为学院派、社会派,而自己是学院派,说的每一句话都得有依据,这是学术规范。

“其实,早在20多年前,就有出版社向我约通俗作品的稿子。我有写通俗作品的能力,至少不比别人差。写通俗作品,名利双收, 但我不需要很多钱,也不需要那么大名气,名气大了,坐不下来了,也就无法做学问了,这个社会能坐下来的人本来就不多。”程民生坦言,做学术是自己的工作也是本分,他耐得住寂寞,愿意坐这个冷板凳。

为人师之后,程民生也有苦恼。

“现在很多学生不爱读书,没有静下心来做学问的精神,让我无可奈何甚至绝望,但我绝不放弃。”程民生形象地说:土地都不长东西了,还浇水吗?浇,万一哪棵种子长出来了呢!

程民生说,不少人希望他对年轻学子说几句寄语,其实只有“好好活着,好好学习”八个字,能做到这一点就不错了。

【六】

程民生的演讲大火,但他却愈发冷静。

“我是学者、是老师,人得守本分,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今天的为,是为了教书,这是我追求的享受。”

如今,在如诗如画的河南大学校园里,不少行政干部、青年教师见到程民生总会说:程老师天天坚持来上班,真辛苦!

“我就说,这不对,不想干还得干才叫坚持,我想干!每天上班急不可待去办公室,打开电脑工作,哇,真舒服,这是我享受的状态。”程民生说。

即便是周末或者假期,程民生也一切如常,每天围着学问转。为了让自己休息,他甚至强制自己找个借口出去一趟,但终究学不会。“生活中,很多人都觉得出去玩儿多舒服啊,而我不行,我觉得研究学问更舒服,这种获得感,这种喜悦和惊奇超乎想象,这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热爱。”

什么才能称之为热爱?

程民生形象地说,就像对待恋人一样,一会儿不见就想她。而他享受做学问的感觉,享受课堂的感觉,其他都是额外的。

程民生分析,这种热爱自有其因,是由这代人的特性决定的。“我当过知青,不怕苦,干得还算不错。当过两年工人,不怕累,而且干得还行。”

“只要不追求虚的的东西,学问就能做好。”这是65岁程民生的肺腑之言。

时间来到了深秋,河南大学校园内不同于万物复苏的春天和绿意盎然的夏天,也没有冬天的漫天飞雪、腊梅飘香,但它的层林尽染、树树金黄是独一无二、令人陶醉的。

校园里,程民生一抬头,就有人跟他打招呼。于是,老爷子总是低着头赶路,还喜欢遛着墙根儿走。

走着,走着,他就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大象新闻·猛犸编辑:周莉

文章关键词:程民生,&ldquo,&rdquo,没有,致辞 责编:周莉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