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 > 正文

官员举报自己吃空饷13年:希望调查到底多少人和自己一样,当地纪委已介入调查

来源:大象新闻2020-09-05 15:57:06

收藏 打印

官员举报自己“吃空饷”,所在单位和多部门却对此讳莫如深。这样的情况,发生在湖南省永州市。举报者陈景云表示,希望调查清楚多少人和自己一样。

9月4日,永州市零陵区纪委监委向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表示,已经关注到上述举报,目前纪委监委已介入对此进行调查。

当事人坦言45岁后便退居二线 

此后开始“吃空饷”

59岁的陈景云是永州市零陵区七里店街道办事处一名公务员,曾担任街道办纪委书记兼人大联络组组长、党组成员。2007年,在一次与区委组织部部长的谈话后,陈景云转任“改非”干部,成为一名不干活只拿工资的人。

“当时的谈话很简短,区组织部给我的说法是,我工作表现很优秀,大家评价也很好,但区里面有规定,到45岁就要“改非”(由领导职务改为非领导职务)。当时我46岁了,因此,让我退下来休息。”

陈景云说,退下来后,因为自己担任正科级干部满15年,从此成为“比照副处级待遇”(陈景云语)的四级调研员,成为当地一名“吃空饷”的公务员。

“说是四级调研员,但我不需要调研任何事情,也没有人让我调研什么工作。只是到单位打打指纹卡,接下来就出来聊聊天、自由活动。每个月区财政都会把工资打到工资卡上。”

陈景云对记者称,从2007年到2014年,他总共拿到了20多万元“空饷”。“工资标准提高后,我现在一个月能拿五六千元。如果各项补助都发到手,一年能有八万多块。”

从2013年开始,陈景云开始实名举报自己“吃空饷”的行为。记者注意到,他在2014年所发的帖子《一个来自基层干部的自我忏悔》曾引起广泛关注,至今仍在互联网上流传。记者注意到,根据当时媒体报道,零陵区针对陈景云“当地770多人吃空饷”的说法进行过回应,称并不属实。

不过,9月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陈景云称自己对此一直不认同:“他们之前怎么调查的,从来没公布过。到现在,我们区里吃空饷的仍然很普遍。”

“我们街道办和区里,有很多干部一过45岁就开始‘吃空饷’,我很想知道,这个规定是哪来的?”他说。

愿交回“空饷”只求调查 

被告知“不要搞这些事”

在外人眼里,这样类似养老的体制内的生活十分有保障。陈景云为什么选择跟自己“为难”,跟政府部门“死磕”?

“我这样做,对自己不好,对单位也不好。但我就是想反映干部队伍的问题以及管理方面的混乱。你想想,这么多干部这么年轻就不上班,浪费多少国家资源?现在很多上着班的干部对此也有意见。”

尽管进行了类似“自首式”的举报,但陈景云对记者说,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哪个部门向他核实调查举报情况。区组织部倒是找他谈过话,但强调“你是一名党员,要听组织的话,不要搞这些事”。

举报“吃空饷”之后,陈景云成了官场上的“另类”。记者了解到,曾有跟他关系不错的朋友发朋友圈,说陈景云“脑子一根筋”,也有同事在此事之后不再与他来往。

“可以理解,怕自己身上沾上事。但也有很多人支持我。”陈景云对记者称,有很多退休老干部和老百姓说“应该跳出来这样举报,刹刹这股歪风”。

“一根筋”不仅让陈景云在单位失去了朋友,也对他的生活造成很大影响。陈景云称,举报之后,他曾被人当街殴打报复,家也被砸。“报案之后,派出所说抓不到人。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如今,年近六旬的他照顾着患有重度精神病的儿子,自己也身患脑梗重病。

那么,如果调查之后,真的把“空饷”收走了,陈景云靠什么维持生计?

对此,这位前街道办纪委书记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收走了也是应该的。毕竟是‘空饷’。不过,吃空饷不是我个人决定的,责任不在我这里。再一个,我希望能得到明确答复,到底有多少人‘吃空饷’,都是哪些单位的。”

“退休后还会坚持举报” 

区纪委称已介入调查

陈景云的举报是否属实,当地对此又如何回应?

9月4日,记者对他所在的七里店街道办事处,以及零陵区人社局、零陵区委组织部、零陵区委宣传部、零陵区纪委监委进行了采访。

根据陈景云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首先联系到七里店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蒋文军,询问陈景云这些年是否来上过班,是否“吃空饷”,对此,蒋文军回应称:“区委区政府和相关部门到时候会有调查结论,你想采访的话需要问宣传部。”

零陵区委组织部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陈景云举报的情况需要向区人社局了解:“核查是否‘吃空饷’这个职能在他们那里。”

零陵区人社局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陈景云属于公务员,机构改革之后,管理职能已经归区委组织部。而且他属于区管干部,需要问组织部。”

随后,记者再度拨打零陵区委组织部的电话,这次工作人员改口让记者询问区委宣传部;不过,询问零陵区委宣传部后,记者得到了“我们也不清楚这个情况”的答复。

当天晚些时候,记者又联系了零陵区纪委监委,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回应记者称,已经关注到陈景云所举报的问题,目前正在调查之中。

“如果真的一直得不到明确回应,我会一直坚持举报下去。而且我马上就60岁退休了,更加无所谓。”采访结束前,陈景云对记者表示。说完这话,这位常年举报自己和其他“吃空饷”官员的公务员情绪也有些低落。

“这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给我个答复。边走边看吧,对未来我也很迷茫。”

文章关键词: 责编:杜卉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