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 > 正文

二里头博物馆成打卡地,70岁大爷带85岁姑妈90岁叔叔都来看

来源:大象新闻2019-11-11 09:30:25

收藏 打印

大象新闻记者 李长需/文图

两列长长的队伍,从不同方向蜿蜒到售票厅取票窗口;大门外的通道处,人群还在源源不断地涌来,而在各个展厅内,也是人挨人人挤人。这是11月10日上午11时左右,走进黄河集中采访团来到洛阳偃师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时看到的一幕。

“自10月20日对外免费开放那天起,前来参观的游客每天都不下1万人。今天是周日,来的人更多,估计人数在1.5万左右。”该馆讲解员韩晓杰说。

一系列“最早”让博物馆成网红打卡地

中国最早的“紫禁城”、最早的城市主干道网、最早的青铜礼器群及最早的铸铜作坊、最早的制作绿松石器的作坊、最早的双轮车的车辙……一系列的“最早”,让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一“出生”便风华万状,成为自带流量的网红打卡地。很多人都想看看3800年前的中国人,究竟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中。“开放第一天,游客就达到了3万多人。”韩晓杰说。

虽然开业已经20余天,但游客打卡的势头并没有减弱。不论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到此打个卡仿佛成了一种可资炫耀的资本。夏明群是偃师县人,博物馆自开馆后,还没有来看过。这一段,他不少外地的朋友微信上问他博物馆怎么样,他都有点不好意思回答。作为本地人,竟然不知道家门口这么红火的地方是个什么样,他都有点惭愧自己是偃师人。“今天我就推掉了生意,特意带着6岁的孙子来好好看看。你看他,很好奇,见到每件文物,都问那是啥。”夏明群说。

记者在二楼展厅的人群中,看到一位大爷用轮椅推着一位老奶奶,在兴致勃勃地参观。虽然这位大爷推起轮椅有些吃力,行走起来步履也有些颤微,但他一边看着展示的文物,一边跟轮椅上的老奶奶讨论着。这位大爷告诉记者,他叫尤敏,是孟津县人,听说二里头博物馆开馆后,就和家人一起来了。“主要是不太了解这段历史,想通过博物馆看看最早的中国是啥样。”尤敏说,他今年70岁了。但在同行的老人中,他算最小的了。跟坐在轮椅上的姑姑相比,他还算个“年轻人”,因为姑姑已经85岁了;跟后边坐在轮椅上的叔叔相比,他更“年轻”了,因为叔叔已经90岁了。“我们都想在有生之年来看看中国最早的紫禁城。”

二里头遗址何以为“夏都”?

与其他人前来打卡不同,来自北京的周先生则是想解答自己心中的疑问。周先生和记者是同行,几年前曾经去过二里头村踏访过;这次来洛阳出差,听说二里头博物馆开馆了,办完事儿临走时就想过来看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以释自己心中对夏都是否存在、二里头是不是夏都的疑惑。

对于熟悉这段历史的人来说,周先生的疑问或许正常。自1959年秋的第一铲开始,二里头遗址一直处于中国考古学界的风暴眼。在很多人的认知中,“夏商周”是个固定搭配,是一个熟记于心的知识点。但作中国步入文明门槛的第一个王朝——夏王朝,真的存在吗?

上个世纪甲骨文的发现及对安阳殷墟的考古发掘,证明了商王朝的存在。学者受到很大鼓舞,希望能寻找夏族和夏王朝的文化遗存。在追寻“夏文化”的过程当中,二里头遗址曾被多位学者视作夏文化代表及夏王朝的都城。

但几十年来,关于二里头“姓夏”还是“姓商”的讨论持续不断,而参与人数和发表论文之多、历时之长、讨论之热烈,构成20世纪下半叶直至今日中国考古学术史上罕见景观。

最早提出二里头为“商都”的是徐旭生先生,有意思的是,徐旭生是在寻找“夏墟”时发现二里头的,但他依据古典文献记述,推断“为商汤都城的可能性很不小”。此后的十几年“二里头商都说”成为学界的基本“共识”。

但“共识”之外,也有不同的声音。20世纪70年代后期,北大教授邹衡首倡二里头为“夏都”。此后,便引发两种主要观点间的激烈交锋。

中国夏王朝存在与否,一直是国际学术界长期关注的热点问题。由于缺乏明确、可靠的文献记述,依靠文献研究这一时代的历史困难重重。

“二里头遗址为夏代的存在提供了可靠物证,没有二里头,我国夏商周的年代框架就拿不出来。”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北京大学教授李伯谦说,“学界认识趋同,二里头为夏代中晚期都城所在地成为倾向性结论。”

2000年前后,“夏都说”逐渐取代“商都说”,成为学界新“共识”和主流观点。

“不过,二里头遗址现存面积约300万平方米,目前才发掘了1%多一点。随着考古的深入,相信会有更多扎实的证据来证明其是夏都的。”对二里头遗址颇为关注的周先生说。

在周先生看来,尽管存在异议,但并不排斥建设这样的一个博物馆。“它以实物的形式展现出来,让更多的民众感受早期中国的历史文化底蕴,也可共同探寻华夏文明之源。这很有意义。”

大象新闻编辑 曹亚勤 王婷

文章关键词: 责编:曹亚勤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