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正文

实战中大出风头背后的危机:土耳其军工业也遭“卡脖子”?

来源:澎湃新闻2021-04-08 06:50:19

收藏 打印

近日,土耳其军用无人机公司拜拉克塔尔(Bayraktar)的首席技术官塞尔柱克·拜拉克塔尔(Selchuk Bayraktar)成了外媒关注的人物。当地时间4月1日,拜拉克塔尔被阿塞拜疆总统阿里耶夫亲自授予卡拉巴赫勋章,以表彰其在2020年的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冲突中“为阿塞拜疆夺取卡拉巴赫及其周边区域起到的作用”。

尽管拜拉克塔尔公司去年在亚阿冲突与利比亚战争中一度大出风头,然而,随即到来的西方制裁和禁运严重打击了它的自产能力,它也成为了重重制裁下的土耳其军工行业困境的一个缩影。埃尔多安视拜拉克塔尔为本国军工的骄傲,为了重振军工,走“自主研发”道路,他的政府将目光投向了俄罗斯和巴基斯坦等非西方国家。

Bayktar公司已经着手研发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无人机。  环球网 图

风口上的土耳其制造

在土耳其国内,塞尔柱克·拜拉克塔尔的名字如明星一般为众人所知。他是拜拉克塔尔无人机公司的合伙人和首席技术官,年仅41岁的他已俨然是土耳其军工的领军人物之一。拜拉克塔尔来自黑海沿岸的特拉布宗地区,在伊斯坦布尔街头长大,这与埃尔多安的生活轨迹颇为相似。他之后负笈美国,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后又娶了埃尔多安的小女儿。回到土耳其国内后,拜拉克塔尔主持了拜拉克塔尔公司主力产品——TB2型无人机的研发工作。

彭博社4月5日分析称,在自主研发国产武器系统方面,拜拉克塔尔与埃尔多安可谓“志同道合”。两人正一同推动土耳其独立开发更多的武器系统,这样可以使土耳其减小对传统北约盟友的依赖,并觅得新的防务合作伙伴。

事实上,尽管面临制裁,当下依然是土耳其军工的一个机遇窗口期。经过叙利亚战争、利比亚战争和亚阿冲突的洗礼,土耳其制武器经受了一系列实战检验。据《防务邮报》回顾,在叙利亚战争中,正是土耳其无人机的出动遏制了叙政府军对伊德利卜地区的攻势,为叙反对派保住了最后的地盘;利比亚的军事强人哈夫塔尔在首都的黎波里郊区功亏一篑,未能攻入市区,也是由于土耳其无人机部队的存在;而在更近一些的亚阿冲突中,土耳其无人机的空中打击更是帮助阿塞拜疆地面部队重新夺回了大片被亚美尼亚控制多年的土地。

土耳其《每日沙巴》(Daily Sabah)此前报道称,多位阿塞拜疆的军事专家和国防专家都表示,在最近的亚阿冲突中,拜拉克塔尔的TB2型无人机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该无人机使阿塞拜疆军队在侦察和摧毁亚军战力(包括装甲车、榴弹炮和防空系统等)方面处于优势地位。

对于一些发展中国家用户而言,土耳其对上述战例的大肆宣传无疑很有吸引力。再加上土方同时宣称其武器售价也相对较低,故眼下土制武器的销路已经被打开。土耳其国防工业局(Defense Industry Presidency)主席德米尔2021年3月对法新社称,“土耳其武器系统的定价可以低到只有外国同性能武器的一半。”

美国《防务新闻》网站去年8月曾发布一份全球军工企业百强榜,近年来在国际军贸市场表现活跃的土耳其又有两家军工企业入围,使榜上有名的土耳其军工企业数量达到7家。

2002年,土耳其有国防工业项目62个,军工企业56家,项目总价值为55亿美元,销售额为10亿美元,出口额为2.48亿美元。而19年后,土耳其的国防工业项目已多达700个,军工企业也增加到了1500家,项目总价值超75亿美元,销售额提高到108亿美元,出口额也增加到30亿美元。

根据土耳其政府公布的数据,土耳其军队对外国武器装备的依赖程度已从以往的80%降低到现在的30%。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称,至2023年,也就是土耳其共和国建国100周年时,土军将结束对外国武器装备的依赖。

虽然现在回过头来看,土耳其无人机的崛起对本土军工的发展起到巨大的带动作用,但土耳其起初发展无人机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无奈之举。《防务邮报》分析称,2016年未遂政变后,埃尔多安政府在土耳其军队中进行了大清洗,其中空军受到的冲击较大,不仅高级军官遭洗牌,就连飞行员队伍也受到影响。

“土耳其空军的F-16战机一度比F-16飞行员还要多。训练新的战斗机飞行员需要花至少4年,而无人机操作手的训练时间短得多,只要花9个月。”英国防务咨询公司IHS Market的分析师卡利斯坎表示,“土耳其试图用无人机技术来弥补其空军能力的损失。”

一片大好下的危机

在过去几年土耳其武器出口一片向好的情况下,埃尔多安和他的女婿拜拉克塔尔也对土国产武器信心满满,两人无视外界对土耳其军工缺乏核心技术的批评,常常公开表态鼓吹土耳其武器的效用。

“我们的空中武器享誉全世界。”埃尔多安2021年1月吹嘘称,“土耳其的空中无人系统正在改变战争的形态和方式。”

拜拉克塔尔在推特上多次被人问及为何土耳其武器至今仍高度依赖从西方进口的零部件,他“顾左右而言他”般回应充满了“土耳其式的民族自信”:“它们(无人机)是属于土耳其民族的武器,不管你是否愿意看到,它们都将在蓝天翱翔。”他还补充称,目前拜拉克塔尔公司的无人机产品已经实现了93%的国产化率,但没有提供任何数据来源。

早在2019年,亚阿冲突尚未爆发之时,已有多方声音质疑土耳其无人机的国产化水平。英国《卫报》于当年11月刊发了一篇调查报道,“起底”了多家英国公司如何为拜拉克塔尔公司的拳头产品TB2型无人机提供大量核心零部件。不过,该报道随后也遭到拜拉克塔尔反驳,他在推特上放话称,拜拉克塔尔公司已研发出比英国产品更加先进的替代设备。

彭博社评论称,虽然埃尔多安和以拜拉克塔尔为代表的土耳其军工界精英显然毫不掩饰他们的雄心,但是随着安卡拉继续奉行对周边地区的干涉主义外交政策,土耳其继续引进西方先进军事技术的机会之窗正在快速收窄。

埃尔多安如何应对“卡脖子”?

土耳其曾希望通过F-35项目从美国获得一些先进战机技术的转让,而英国和加拿大在过去多年里一直为土耳其提供先进的无人机零部件,不过现在这些渠道都已不能指望了——土耳其因坚持采用俄制S-400防空系统而被美国移出F-35项目,同时还遭受欧美国家的制裁。“自主研发是一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情。”卡内基欧洲研究中心学者Raluca Csernatoni如此对彭博社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的武器出口“井喷”也不完全归因于装备本身,近年来土耳其军贸得以发展还受到货币贬值促进出口这条经济学规律的影响。5年前,美元与里拉的汇率为1:1.7,现在的汇率则为1:7,里拉大幅贬值使土耳其出口价格降低,有利于武器装备出口。不过,对于土耳其这样依赖外国关键技术、出口军工产品的同时也进口军工产品的国家,里拉贬值也导致其进口外国技术的价格上升,同时使该国政府没有足够资金投入到军工行业的进一步自主发展中。

作为对策,埃尔多安强化了土耳其政府对国防采购的控制,限制了一些将领对此环节的影响力。据路透社此前报道,埃尔多安政府直接控制了负责采购的军方部门,并为其牵线搭桥,介绍与埃尔多安一派亲近的企业为军方合作伙伴。

同时,埃尔多安政府还打起了民族情绪牌。彭博社观察称,土耳其军工一方面通过叙利亚、利比亚、阿塞拜疆等地战事的成功,在土耳其国内政客和民族主义政党中点燃了自豪情绪;另一方面,埃尔多安政府还试图将如今土耳其国防工业陷入西方封锁的境况与40多年前的美国武器禁运联系在一起,以唤起土耳其民众的“敌忾之心”。

1974年,由于土耳其出兵北塞浦路斯,建立了所谓“北塞浦路斯共和国”,土耳其遭到了美国的武器禁运,英国、加拿大等北约国家也跟随美国对土禁运。在土耳其民族主义者眼中,类似的事情还在2015年后继续上演:当时土耳其政府借出兵叙利亚“反恐”之名,对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实施空袭,这又使得美国和德国撤走了在土耳其部署的一些防空系统。

在近年来的一系列摩擦之后,土耳其与其北约盟友的互信持续下降。彭博社报道称,目前土耳其正越来越多地倚重非西方合作伙伴,已有三个国家成为土耳其军工界的重点目标:俄罗斯、巴基斯坦和韩国。

除了引起众多争议的S-400防空导弹引进项目,土耳其还在与俄方接触,试图引进苏-35战机,土耳其希望未来可为它们加装国产航电系统。同时,土耳其还希望与巴基斯坦合作,共同研制并生产战机和导弹。不过,彭博社报道称,土耳其与巴基斯坦的接触目前并不顺利。今年以来,韩国也加紧了与土耳其的防务合作,将为土陆军第三代主战坦克——“阿勒泰”提供韩国研制的引擎,替代德国MTU腓特烈港有限公司的引擎。

文章关键词:实战,风头背后的危机,土耳其 责编:冯菲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