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正文

汪振军/马街书会的文化产业思考

来源:行参菩提2021-08-18 09:19:12

收藏 打印

马街书会的文化产业思考

作者:汪振军

宝丰是文化宝地,历史悠久,文化灿烂。马街书会、赵庄魔术、清凉寺汝瓷、香山寺观音以及国色清香的宝丰酒。宝丰因文化之盛,之特,之重,先后获得“中国曲艺之乡”“中国魔术之乡”荣誉称号,2008年被列为“河南省文化改革试验区”。作为宝丰头号文化品牌的马街书会2006年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被中国民协、河南民协列为“民俗经典”。这一系列的荣誉,既让宝丰人骄傲自豪,同时,又有几分沉甸甸的使命。特别是马街书会这张享誉中外的文化名片,如何在新形势下得到传承、延续、发扬、光大,这就要求我们认真思考它的价值、意义、命运、前途。

一、马街书会的文化价值

(一)自发性。马街书会是群众自发组织的书会,它是传统中国乡村社会一种非常独特的文化现象。其历史之长,规模之大,形式之奇国内少有。马街书会有一个自然形成的历史过程,这种自发性在于文化的自我创造、交流、展示,在于广大百姓对于文化的渴望需求,在于农业社会的时间节点——春节。马街书会说明人民群众是文化创造的主体,它来源于大众,又服务于大众。

(二)草根性。书会的主体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既有民间艺人的激情表演,也有广大老百姓的热情参与,因此,它是地地道道的草根艺术。这种源自乡村大地的艺术有着顽强的生命力,至今延续七百余年。冬去春来,一元复始,一年一度的马街书会,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节日,文化盛会,文化的狂欢节。广大的田野为他们提供了广阔的舞台,马街书会成了田野上的文化舞蹈。

(三)大众性。马街书会不是精英文化,高高在上。不是王道文化,灌输主流意识形态。马街书会的生命力就是它的大众性,为大众而创作,为大众而表演,为大众而服务。它用民间喜闻乐见的形式将历史故事、好汉忠烈和人文价值传达给老百姓,让老百姓学到做人的知识和标准,因此,它具有很强的教化功能、认识功能、审美功能和娱乐功能。

(四)市场性。马街书会有写书和亮书,书会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的生产与交易,它是自然而然的文化市场行为。谁说的好,我就请谁,以需定产,符合市场的逻辑。同时,由书会扩展而形成的巨大人气,几万人从四面八方会聚于此,又带动了相关产业,饮食、交通、玩具、照相、娱乐以及各种产品的交易。所以,马街书会又是典型的商品交易会,它所形成的经济连带效应不可低估。

二、马街书会面临的文化困境

马街书会毕竟是乡村社会的产物,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今天的马街书会也面临前所未有的困惑。

首先,传承人在减少。原来一些身怀绝技的老艺人,缺少传承的对象,人员青黄不接,这样就造成了人亡艺绝的状况。随着老艺人的逐渐减少,很多好的故事和曲种面临失传的危险。

其次,观众在减少。相比起过去庞大的观众群,现在的观众越来越少了。观众流失使说书人的生存举步维艰。

再次,市场在缩小。相比起过去火爆的市场,现在整个来说,比较冷清。亮书和写书的人都在减少,整个市场在萎缩。

究其原因:

第一、城市化进程加快,农民在流动。大部分青壮年外出打工挣钱,没有人愿意再学这门技艺。而且,学习说书挣钱太慢,不如打工来钱快,因此,能够传承这门艺术的人就越来越少。

第二、娱乐方式增多。电视、电影、手机、互联网的普及和使用,使得传统娱乐方式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现代工作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不可能再坐下来花十几天去听一部书,传统的走街串巷的说唱艺术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变化。

第三、文化水平的提高。传统的说书艺术主要针对的是文化水平不高、不识字的农民,现在,当人们文化水平提高时,自主选择学习和娱乐的机会大大增加,人们不需要听说书,自已就可以了解历史。

总之,以乡村社会为背景的说唱艺术,正面临着社会转型与文化转型所带来的困惑,如何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让传承艺术得以延续,确实是一个值得认真研究的问题。

三、马街书会的文化出路

(一)人才培养。人才是马街书会兴旺的关键。据说,前些年马街书会鼎盛时,书棚有五六百棚,参会艺人有1500人,现在确实没有以前多了。现在参会的艺人基本上是本地人,外地人较少。即使有一些,也是政府出资邀请过来的,和本地艺人缺少交流。笔者亲眼看见有山东、北京、天津、苏州来的专业演员,他们是政府邀请来的,演完就走,没有和当地艺人交流切磋技艺,这对于人才的成长不利。马街书会要兴旺,不能是表面上热热闹闹,而要从根子上解决问题。有了人才,这门艺术才会兴旺发达。这一方面,只要看看《百家讲坛》的易中天和东北的赵本山就可知道。《百家讲坛》被老百姓戏称为“学术说书”,但不管怎样,易中天等人确实是人才,他们把历史故纸堆中的事件和人物讲活了,这不能不佩服他们的功力。赵本山也是来自基层,但他却成了一位领军人物。依靠多年在中央电视台积累的名气,带了一大帮徒弟,把东北的“二人转”搞得红红火火。不光做“刘老根大舞台”,还做电影电视剧,真正把民间艺术变成了文化产业。这就说明赵本山是个人才。他虽是从底层出来的,但又有很高的视野,很强的市场意识以及了不得的创新意识。从这两个例子,可以看出我们的马街书会缺少在全国有影响的人才、领军人才、艺术大师。要出人才,一方面靠媒体推介,但更重要的是人才本身确实要有特殊的本事。还要解决目前宝丰马街书会艺术人才青黄不接的状况,一是艺人自带徒弟,传授技艺,口传心授,这种活态传承对于民间说唱艺术的延续非常重要。还有一种是举办艺校,培养曲艺人才,两种方式齐头并进,才能多出人才,出好人才。现在,平顶山学院开设了曲艺本科专业,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举措。需要注意的是学校培养人才,应该开门办学,通过请进来与走出去的办法,通过与实践经验丰富的艺人交流互动,才能培养出面向社会的高层次人才。

(二)传承与创新。传承和创新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内容,二是形式。从内容上说,马街书会的艺人主要以“说古”为主,这一方面很有积累,如果传承,就需要把其中经典性的东西完完整整地保存下来。要采取现代化的录音、录像技术把好的讲本完整地录下来,反复观摩学习。同时,又要在创新方面下功夫,结合我们今天的现实生活,创作一些好段子,让老百姓喜欢。从形式上说,理解传承与创新,就是把好的说唱方式保留下来,把不适应今天的东西去掉。要在个人风格和特色上做文章。田连元、袁阔成、刘兰芳等一大批前辈,他们都有各自的风格与特色,曾经吸引了无数的观众。但是,在今天这种情况下,再学习他们的表达方式还能不能吸引听众和观众,这就需要思考。为什么前些年电视上的一些说书节目这几年没有了?现在的听众和观众需要什么样的说唱方式?我们自身需要怎样的转变?这也要思考。内容与形式的创新就是与时俱进,作为一门艺术肯定有它不变的东西,恒定的东西,经典的东西,但同时,也要有一些变化的东西,创新的东西,与时俱进的东西。但不是说,一切新的东西都有生命力,一切老的东西都需要抛弃,我以为不能一概而论。传承与创新自古以来就是难题,特别是创新,有的可能成功,有的可能失败。有的可能持续很长时间,有的可能只是昙花一现,这就需要我们认真对待。但总的来说,传承需要创新,创新是最好的传承。

(三)科技转变。数字化、移动化、视觉化是当今文化的发展特征。文化与科技已形成难解难分的关系。正是科技的力量推动了文化的普及化、大众化、当代化。宝丰马街书会的发展要走出低谷,必须适应这种变化。传播手段的更新是摆在人们面前的一个新课题。这就需要文化产品数字化,传播方式时尚化,传播对象年轻化。比如兴办“中国马街书会网”,将民间艺人的作品放在网上,对其特色风格进行介绍推介。同时,结合当前手机和网络的传播特点,将作品制成数字产品方便人们下载。现在,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很难有整块的时间听书。但并不是说人们就彻底不愿意听书了。针对这一情况,我们要找到传播的方法与途径。比如开车和坐车的时间,吃饭的时间,等车与等人的时间,睡觉前的时间,出去旅游的时间等等,人们都可以用自己的闲暇听一段。这就要求我们根据不同的情况,制作成长短不一,风格不同,内容多样的数字产品。既有历史故事,又有现实生活;既有长篇连载,也有短篇小说;或严肃,或教化,或警示,或益智,或休闲,或娱乐,内容和形式各有不同。有音频,有视频;有免费,有收费,形成不同的营销模式和营利模式。内容提供商、网络营销商、网络运行商需要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联合开发适销对路的数字视听产品。应该说,这个市场非常大,只需我们用心去开发而已,关键是谁去做,怎么做,做得怎么样。我以为,既要靠政府的力量,也要靠市场的力量。通过数字化转换,为传统艺术形式开辟新的天地。这种数字转换实际上也是文化的转型,将原本属于传统农业社会的文化产品转变为适应现代社会需要的文化产品。我们必须认识到这种转型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认真想办法完成转型。只有这样,传统的文化样式才能与今天的社会接轨,才能真正走入人们的当代生活,传统艺术才能焕发青春。

(四)市场开拓。文化产业是市场经济,我们必须按照市场的逻辑去办事,而不是几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想当然。对于马街书会这样的一个文化现象,我们要认真调查研究,看看现在艺人在想什么,听众在想什么,两者一定要衔接。生产与需求要对接。这里边政府引导和市场主导很关键。政府的角色和作用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群众的角色和市场的力量。最近这几年,政府的扶植力度很大,但扶植同时要讲究方法,讲究效果。比如我们到书会现场看了之后,发现乡镇局委包的专场比较多。这里边有利有弊,政府出资让民间艺人说书,解决了他们写书难的问题,帮助艺人渡过难关,这是好事,但从长远看,并不是长久之计。关键要让他们自谋生路,自我发展,自己去创市场。关键是建立一种什么样的市场机制能让艺人生存发展。在这方面,政府主要起到引导规范作用,市场的主体还是艺人。另外,政府在组织管理方面也要起到一定的作用。比如,是不是说让艺人自己在那里表演就算完了,对于一些恶意竞争怎么办?对于一些靠低俗的东西招徕观众怎么办?现在人们觉得书会有点乱,好像大家不是在听书,而是在看书。谁的音响好,谁的声音大,谁就能压过谁,这样做肯定是无序的。因此,我们的政府要组织好,管理好。不仅在内容上要把关,不能让低俗和恶俗的文化大行其道,影响我们的形象,污染人们的心灵。而且我们要注重良性引导,用积极健康的文化提升人们的素质。比如,每年除了名家邀请赛之外,能否在书会上举办一场民间艺人擂台赛,让优秀的艺人登台亮相,看谁说得好,政府给予奖励。我们要有意识地通过全国性的大赛,发现人才,推介人才,特别是发现推介我们本地人才。同时,通过曲艺家协会有组织地将艺人招集起来,切磋技艺,向高水平看齐,不断推出年度冠军,文化名人。在市场化的过程中,有些事情可以政府做,有些事情可以让行业协会做,还有些事情可以让企业来做。总的来说,市场化是大趋势,每一个主体都要找到自己的准确定位,相互协调,相互作用,形成合力,才能促进文化市场的繁荣。

注:本文写作于2011年,后发表于《宝丰文艺》2019年7月(总第1期)

作者简介:

汪振军,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二级教授、教授委员会主任委员、郑州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郑州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创意产业协会副会长、河南省文化产业智库专家、文化部国家公共文化建设专家库成员、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公共服务专家委员会委员、郑州市文化产业协会智库专家等。

文章关键词:文化,马街,书会,艺人,市场 责编:陈曦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