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光大信托被传暂停融资类信托业务背后:融资类信托额度紧张

来源:澎湃新闻2020-07-24 21:54:32

收藏 打印

“各位大佬,谁还有融资类信托额度(投资人为机构,非房,贷款),我有业务,你有额度么?”一位信托业内人士的朋友圈显露出信托行业的转向。

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银保监会现全面要求信托公司压降融资类信托业务。

近日有媒体报道,银保监会点名批评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光大信托),并暂停其融资类信托业务。

光大信托方面回应澎湃新闻称该消息不实,“目前我司各类业务均正常开展与报备,只是融资类信托业务有所收紧。”

光大信托表示,该公司一直以来都在严格执行监管要求,积极主动进行业务创新和转型,大力推动资产证券化等各类标品的业务发展,因此整体上公司融资类业务占比也一直在优化调整,目前各类业务均正常开展与报备。

“确实收到了甘肃监管部门的指导,但这次并不是针对我们这一家。”光大信托内部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

据了解,6月初以后融资类信托额度就被卡得很紧。

“现在市面上所剩融资额度已不多,业内普遍关注如何做标准化产品业务。”有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市面上还有项目新发的,基本都是去年发行量锐减的公司,部分公司财富中心的产品近两个多月没有怎么更新。

今年6月银保监会下发了《关于信托公司风险资产处置相关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引发市场高度关注。6月19日,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通知》一事作出详细回应称,坚持“去通道”目标不变,继续压缩信托通道业务,逐步压缩违法违规的融资类信托业务,巩固信托业乱象治理成果,引导信托公司加快业务模式变革。这个决心是明确的和坚定的,压降通道业务和融资类信托业务,不仅过去要求压,现在要求压,今后还会要求压。此次压降融资类信托业务并非意味着“一刀切”叫停,而是坚持区分轻重缓急,按照有保有压的原则,重点压降违法违规严重、投向政策限制性或禁止性领域的融资类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融资类信托规模显著上升。

根据信托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融资类信托余额为6.18万亿元,占比28.97%,较2019年底增加0.35万亿元。而截至2019年年末,融资类信托规模为5.83万亿,较去年3季度末增加约5600亿,增幅10.60%,较2018年末增加1.49万亿,增幅34.17%,占比26.99%,较2018年末上升7.85个百分点。

去年7月,澎湃新闻从内部人士处核实,因按照监管要求进行余额管理,光大信托曾发布紧急通知暂停所有房地产类项目募集(包括直销和代销)。

另一方面,近期信托业风险加速暴露。在公开市场违约的房企泰禾集团的融资方中,信托公司是其最重要的融资渠道之一。在其公开的今年到期的555.11亿元债务中,信托公司贷款年内到期金额为258.92亿元,占比46.64%,近20家信托公司深陷其中。

融资类信托在业内又被称为非标的“大哥”。

7月3日,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证监会和外汇管理局发布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自2020年8月3日起施行,促进市场平稳过渡,原本归属于非标的资产在满足《资管新规》五项标准后,可以通过申请标债资产认定“非标转标”,从而缓解非标处置压力。

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近日强调,要给融资类的资管产品一个合法的存在渠道。目前仍有一些产品达不到人民银行提出来的这5项标准,又确实有融资需求,而且市场上也有能够承担这些风险的主体。吴晓灵建议给非标产品制定规则,在资产管理方面,跟资产管理产品分开来,但同时也给它存在的空间,这样就能够实行新老产品的平稳过渡。如果把私募证券发行的这条路给堵死了,必须要求转换为公开的标准化的产品,这样的话对市场的打击会很大。

文章关键词: 责编:郭新艳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