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象新闻 > 正文

电影里的郑州记忆

来源:河南信息广播2020-09-17 16:30:20

收藏 打印

电影里的郑州记忆

        为迎接2020年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在郑州举办,河南广播电视台《夕阳正红》推出“电影里的郑州记忆”,为您系统梳理郑州与金鸡百花奖的电影 “渊源”,挖掘经典电影《少林寺》在郑州取材取景的过程,追忆我省著名演员陈裕德、丁一等在金鸡百花奖的精彩表现。心灵故乡,光影盛宴,和我们一起,畅游《电影里的郑州记忆》

      《夕阳正红》的听众严阿姨说:看到大街小巷都有金鸡百花电影节要在郑州举办的海报,我特别骄傲特别自豪!我年轻的时候,专门在厂里订了《大众电影》,一到电影评奖的时候,每每特别认真的填写选票,然后小心翼翼的贴上邮票寄出去。现在,这金鸡百花电影奖就在咱家门口颁奖了,像做梦一样!严阿姨说,她还专门到刘昊然拍宣传片的“百花里”照了张相!“好多小年轻儿在那条街道照相呢! ”

        2020年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将于9月24日至26日在郑州举行,河南籍青年演员刘昊然担任本届电影节形象大使。作为电影领域的一场狂欢盛宴,金鸡百花电影节引发了民众的极大关注!那么,你知道2020年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为什么选在郑州吗?

      早在去年4月,郑州市人民政府就向中国电影家协会递交申办函,提出申办2020年第29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此后,中国电影家协会到郑州实地考察,经过客观数据、专家评测等综合评估,最终,郑州在2019年年底拿到这张期盼已久的“门票”。

2020年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海报LOGO的设计灵感来自于郑州出土的中国商代早期的青铜器杜岭方鼎上的饕餮纹,而饕餮纹中的眼睛,可谓是“郑州之眼”、“大众之眼”和“电影之眼”。

       2020年8月29日,2020年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暨第3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著名导演尹力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因为疫情原因,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上海电影节等都推迟举办,所以9月份在郑州举办的金鸡百花电影节我觉得意义非凡!”

导演尹力

        尹力回顾说:“在那个年代,没有互联网,全靠纸质投票,百花奖是中国电影界最广泛、参与度最高的电影奖。观众们买一份《大众电影》能投一张票,那个时候大家对电影的热情乃至疯狂真是令人难忘,现在通过网络投票,观众的参与度将会更高。1984年的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咱们的牛百岁》,里面的演员陈裕德、丁一都是当年河南电影界非常有影响的演员,他们风趣、幽默,浓郁地方特色的表演曾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咱们的牛百岁》海报

       农村喜剧片《咱们的牛百岁》,是一部贴近农村生活,富有生活情趣的影片。这部影片一上映,就风靡了大江南北。电影讲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刚刚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生产队里几个“问题人物”:名声不好的寡妇菊花,“浪荡鬼”牛天胜,“懒虫"田福,"惹天祸"牛其几个人没有承包组愿意接纳他们。大队党支部书记牛百岁说“都是喝一口井里的水,不能忍心把他们推出去不管!”,主动提出与这几个人组成一个新的承包小组。后来在牛百岁的带动下,每个人都改掉了自己的坏毛病,做出了成绩。影片一经推出就在全国引起了轰动,当时,在乡村城市都出现了先进帮后进、后进赶先进,人人争当牛百岁的热潮。你可能想象不到,当年电影《咱们的牛百岁》的观影人次达到了两个多亿呢!《咱们的牛百岁》获得1983年中国文化部优秀故事片奖二等奖,第7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最佳女配角奖。

陈裕德

       这部影片塑造的人物性格很鲜明,特别是两位河南人陈裕德、丁一的表演让人印象深刻。陈裕德扮演的“懒虫"田福,一出场就让人发笑。拿粮食换酒喝,干活打水的时候只打小半桶,啃兔子腿,躺在地头耍赖不起来,搬着大石头砸牛百岁家的锅……陈裕德演活了懒汉田福,田福也几乎成了他的典型形象,以至于走到哪里都有人认出来。当年好多人都认为他生活中就是田福这个懒汉的样子,这也正说明了他深厚的艺术功力。

陈裕德与牛百岁扮演者梁庆刚

         陈裕德是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人。1958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后到河南省话剧团。他饰演的《咱们的牛百岁》中的田福给观众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在当年“百花奖”评选最佳男配角奖时名列第二。后来他又在1986年因《咱们的退伍兵》获得第9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 1991年因《斗鸡》获得第14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

牛百岁老婆秋霜(丁一饰演)听了风言风语与菊花隔着墙对骂。

       河南演员丁一,演《咱们的牛百岁》中牛百岁媳妇秋霜,她把一个爱丈夫、疼孩子,内心善良又特别小心眼的农家妇女演得非常让人信服,她1942年生于河南郑州,曾在郑州市话剧团、郑州市文化艺术研究中心工作。因在《黄山来的姑娘》中饰演保姆,获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她出演的影片《咱们的牛百岁》和《清凉寺的钟声》获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提名。

       两位河南演员陈裕德、丁一演员在金鸡百花奖的亮眼表现让人记忆深刻,他们塑造的银幕经典形象永远留在了观众的心中。

《少林寺》海报

       2020年8月29日,2020年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暨第3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新闻发布会上,特别播放了1982年由香港导演张鑫炎执导的功夫片《少林寺》片段,电影当年在郑州登封少林寺、开封龙亭等地取景拍摄,不仅以一毛钱的票价豪取一亿多票房,更让少林寺成为中国乃至全球知名旅游景点,实现了电影艺术与地方振兴的双赢。

李连杰

       1982年版电影《少林寺》制片方长城公司起初邀请了香港导演陈文担任导演,拍摄季节是冬天,场景灰暗,效果不佳。于是,制片方请出张鑫炎来救场。此时《少林寺》的拍摄经费已经花掉了40万港元,但张鑫炎进组之后,却决定将此前的拍摄全部推翻,原剧本是正剧风格,他改为轻喜剧,他决定由内地的武术精英出演,并在国家体协的协助下,从七个省选出了全部演员,冬天的场景,所呈现出的视觉效果太萧瑟,他就决定等到春天再开始拍摄。当时的少林寺在拍摄时还很荒凉,山上的荒草有一米之高,而且根本就没有路。寺里只有几个老掉牙的和尚,泥菩萨的身体已经坍塌了一半。电影中的少林寺,其实是由几个庙宇的景观组装而成的。匾上“少林寺”三个字都是经过重新粉刷的,片中那段绿树环绕、青草茵茵的室外练功场所是在附近的中岳庙拍摄的。当时的特效还不发达,张鑫炎对武侠片的要求以打斗场面真实为第一诉求。

《少林寺》拍摄现场

       据扮演“秃鹰”的计春华回忆,当时根本没有动作指导,拍谁的镜头谁自己设计动作。每次导演告诉你需要打多长时间,从哪儿到哪儿,就开始准备,然后用录像机拍下来回去分镜头。于是,在《少林寺》中出现很多打斗的长镜头。

丁岚

     《少林寺》影响了几代人,你知道吗,作为一部男人为主的戏,唯一的女性角色——牧羊女丁岚,是咱郑州的,小时候,她就住在老城区的弓背街公安局家属院附近。她个子不高,皮肤很白,在那个没有美颜和PS的年代,是标准的原装大美女。那个年代的郑州,许多家庭连个自来水管都没,丁岚和她妹妹经常抬着水桶去街上抬水。

童自荣

      2020年8月17日,为1982年版电影《少林寺》觉远小和尚配音的著名表演艺术家童自荣又来到了少林寺。

      童自荣回忆道:“当时刚看《少林寺》这个片子的时候是完全没有声音的,我们就是拿着配音导演写好的台词照着电影对台词,一个画面一个画面地对口型找感觉。”

2020年,童自荣获得“登封市荣誉市民”称号

       为电影《少林寺》配音前,童自荣早已成名,他为法国电影《佐罗》的配音是经典之作,而觉远小和尚与佐罗完全大相径庭的两个角色。为佐罗配音时,他穿着皮鞋,“穿上皮鞋在配音的时候就能找到佐罗那种高贵、帅气的感觉。”而觉远小和尚是青涩的,是乡土气的,“所以,穿皮鞋是配不出《少林寺》的!给觉远小和尚这个角色配音的时候,我清楚地记得自己穿的就是一双可以运动的旅游鞋!”

       童自荣说,他自己并不会武术,为了给李连杰练功的画面配好音,他的嗓音都喊哑了。1982年电影《少林寺》播出之后,童自荣于80年代初期曾经到访过少林寺。如今40年之后故地重游,也让他感触颇多,“现在的少林寺跟那个时候比变化太大了,看上去更加雄伟壮观。少林功夫已经走向了全世界,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少林功夫惩恶扬善的精神内涵和强健体魄的健身功能也将继续传承和发扬光大。”

心灵故乡,光影盛宴,畅游电影里的郑州记忆让我们一起期待2020年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

文章关键词:电影里的郑州记忆 责编:赵丹丹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