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象号+ > 正文

心疼!这种"奶粉"惹祸,该地出现多个"大头娃娃"!市场监管局回应

来源:映象网2020-05-13 14:42:10

收藏 打印

据湖南经视报道,近日湖南郴州永兴县多名患者家长发现自己孩子身体出现湿疹,体重严重下降,头骨畸形酷似“大头娃娃”,还有不停拍头等异常情况。经媒体调查发现,这些患儿被医院确诊为“佝偻病”,且都食用了一款名为“倍氨敏”的“特医奶粉”。

“特医奶粉”竟是固体饮料?

由于牛奶过敏,医嘱建议家长购买氨基酸奶粉给孩子食用,而这些家长都是在当地这家爱婴坊母婴店导购员的推荐下,购买了这款倍氨敏产品。购买过程中,家长陈女士曾经感觉不对劲:“我当时有质疑,因为当时它这个下面写着蛋白固体饮料这几个字,我就问了导购员,然后她告诉我,她说这是牛奶的另外一个简称,就没有怀疑过这个。”

期间,多位家长发现不对劲,准备停用,但遭到了爱婴坊母婴店导购员的劝阻,声称是家长给孩子喝的量不够,甚至要家长加大服用量。

等家长发现“奶粉”是饮料,孩子已经喝了两年之久

一次偶然的机会,家长从医生那里得知:这款倍氨敏无乳糖深度水解蛋白二合一配方粉,实际上并不是奶粉,而是一款蛋白固体饮料。但有孩子已经连续喝了两年之久。

倍氨敏的价格还不低,一个月就要花三千多元。

对此,中国注册营养师,湖南营养学会常务理事蔡华女士表示:“固体饮料国家的标准的要求是,它在蛋白质上面这一条它必须要达到一个要求,但对于维生素,矿物质的量和种类它是没有要求的,所以说当把这个固体饮料当婴儿的配方奶粉的使用过程中间,它就会出现一些维生素,矿物质的一些缺乏,从而造成一些疾病。”

当地市监局开始调查 暂未发现医生参与

针对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大头娃娃”假特医奶粉事件,永兴县市场监管局宣传负责人5月13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调查小组在尽力安抚患儿家长情绪,家长们提出的诉求是要求涉事门店及相关方赔偿。目前调查小组已联系涉事企业,且暂未发现有医院和医生参与事件过程。该宣传负责人还表示,调查小组已在昨日接触一名患儿家长,今日会继续与其他家长见面。

5月13日,有记者联系到涉事产品“倍氨敏”生产方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官方客服表示,“倍氨敏”产品已在2019年年中停产,目前公司已经介入调查。对于产品种类和适用人群,客服称“倍氨敏”是普通食品,普通人群均可以食用,产品符合国家标准(固体饮料标准)。对于涉事产品为何在涉事母婴店门店售卖且销售给了牛奶过敏孩子,客服称,该产品针对普通人群可以食用,是可以售卖的。公司只是依据国家法规生产产品,对门店销售给孩子并不清楚。

当地第二次发生“大头娃娃”事件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2019年,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位妈妈的孩子被检测出牛奶高度过敏后,医生给孩子开了处方,其中包括“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并要求吃6个月后再复查。在这一医院还有其他被诊出牛奶过敏的孩子也同样被推荐这款“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而这款“奶粉”同样仅是一款固体饮料,完全无法达到婴幼儿奶粉食用标准。

据医院回复称,“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郴州经销商原应将舒儿呔作为食品引进并放在北院(儿童医院)便民药店和中心医院便民药店进行销售。但在实际的销售过程中,经销商的业务员将舒儿呔作为特殊医学用途食品进行宣传,还私自印制了题为“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处方笺”、落款为“便民药房”、内容为舒儿呔各品种配方粉的便签纸,并发放到北院(儿童医院)儿童消化内科、儿保科各诊室。

所以,在诊疗过程中,医生才将舒儿呔作为特殊医学用途的氨基酸配方粉推荐给了受害儿童的妈妈。

当地政府工作人员:

两起事件性质不同

将发布处理结果

对此,观察者网致电郴州市政府服务热线,询问两起事件处理结果。政府工作人员回应称,确实有此事存在。其表示,两起事件性质不一样,一个是医院给患儿开单,一个只是商户的贩卖商品行为。市政府相关部门都已经对涉事责任方进行了调查和处罚,具体处罚和后续处理结果可以关注政府微博及公告,届时都会发布。

媒体快评:“大头娃娃”重现,别放过作恶链的每一环

提起“大头娃娃”,很多为人父母者仍然心有余悸。那场十几年前发生在安徽阜阳的食品安全事件,导致大量婴幼儿食用劣质奶粉后出现营养不良综合征,其恶劣影响至今仍不能完全消除。

如今“大头娃娃”重现了。据湖南经视报道,在湖南郴州永兴县,最近多名患者家长发现自己孩子身体出现湿疹,体重严重下降,头骨畸形酷似“大头娃娃”,还有不停拍头等异常情况。这些患儿被医院确诊为“佝偻病”,且都食用了一款名为“倍氨敏”的“特医奶粉”。目前当地已经成立调查专班,对此事立案调查,调查暂未发现有医院和医生参与事件过程。

令人心忧的是,在郴州,类似的事件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而是接连发生。早在2019年7月,媒体就曾曝光过郴州地区的一起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事件。2020年3月30日,十几位家长在“问政湖南”上发表“联名信”,指控“大头娃娃”“全因郴州儿童医院医生向患儿推销奶粉所致”。

郴州市市场监管局已于今年4月16日调查核实过“舒儿呔”系列固体饮料,最终认定涉事公司印制的处方笺和宣传单,明显误导患儿家属;而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童医院个别医生,使用这些虚假宣传材料,向患儿家属推荐购买。还有据媒体报道,这些被推荐的家长来到店铺后,又会接受导购员的“二次洗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舒儿呔”还没完全过去,又发生“倍氨敏”风波。套用导演北野武的话来说,灾难并不是发生了两起违法操作事件,而是近乎同一种违法操作发生了两次。

回过头看,发生在郴州的这几起“冒充特医奶粉”事件,恐怕不是商家单纯的虚假宣传,而是有一条成熟的作恶链:母婴店门店虚假宣传、将饮料卖给过敏孩子,销售话术洗脑家长,而医院和医生也很容易被质疑存在“推荐客户”的隐性操作——在“倍氨敏”风波中,当地调查称,暂未发现有医院医生参与事件过程,那可能是被“挖坑”了。

在这个闭环里,监管是缺失的。换句话说,如果能够卡住这当中的某一环,类似“大头娃娃”的事件或许就可以避免。

成链条式的作恶,也需要更全面追责。以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这当中每一环的责任,都应一一厘清、追究到底,否则就无法给受害儿童及其家属一个完整的交代。

有人说,在这样的事件中,其实家长也要反思、也有责任。问题是,涉及专业领域,总容易产生一定的信息鸿沟,指望家长去自行发现所有问题,然后出招破招,是不现实的。该事件中,大部分家长都可能对特医奶粉缺乏相应的专业辨识度,他们只能依赖医生的专业意见及职业道德,还有母婴店人员的良知。通报中有个细节,有家长到了被推荐的奶粉店铺,看到包装后质疑“固体饮料”字样,却又被导购员的一番说辞蒙蔽。

就目前看,医生是否应对特医奶粉等概念尽到必要的信息告知与风险提示,现实中又是不是尽到了对孩子和家长的责任,显然值得讨论。但有关门店的胡乱操作,显然该成矛头所指,成为监管靶心。

生命健康权是民众最基本的幸福感来源。这里面,尤以婴幼儿的生命健康最容易牵动人们的关注。以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的作恶链条,丧失了基本人性,也是对法律威严的挑衅。

永兴县方面表示,已经启动了为期一个月的食品安全特别是婴幼儿食品安全专项整治行动。希望此次事件的处理结果及专项行动的成果能被固定和延续下来,把类似的作恶行为遏止在源头,而不是追责总在伤害后。毕竟,公众再也不想看到“下一次”了。

映象网综合自湖南经视、大调查西瓜视频、中国新闻网、澎湃新闻、观察者网、新京报

文章关键词:奶粉 惹祸 大头娃娃 市场监管局 回应 责编:林瑶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