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象号 > 正文

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人家属林生斌发声:2019年末确定新感情,否认与岳父岳母对簿公堂传闻

来源:猛犸新闻2021-07-08 21:20:05

收藏 打印

大象新闻·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赵丹

沉默多日后,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人家属林生斌公开发声,针对赔偿金去向、自己的新感情等问题一一回应,并否认与岳父岳母对簿公堂的传闻。

2017年6月,保姆莫焕晶纵火,导致林生斌妻子朱小贞及其子女四人死亡。2021年6月30日,林生斌公开“喜得一女”消息使得该案再度进入公众视野。7月8日,林生斌发声回应。猛犸新闻记者多渠道联系林生斌以及朱小贞哥哥试图采访未果。

(图源:林生斌微博)

关于赔偿款:一部分还贷等,一部分给岳父岳母

在莫焕晶被执行死刑之后,林生斌、朱恒仁(朱小贞父亲)、徐枚枝(朱小贞母亲)起诉包括绿城物业在内的8家公司,索赔1.4亿元。2019年3月18日,林生斌三原告向杭州中院申请撤回对中建三局集团有限公司等六被告的起诉,与被告绿城物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杭州绿城海企实业有限公司达成调解协议。但是,具体数额以及赔偿金如何分配没有公开消息。

在林生斌公开拥有新感情引发争议后,网友的质疑声从林的私人感情生活,继而涉及公益捐赠等公共价值话题。有声音称林独自拿到“1亿多巨额赔偿金”,猛犸新闻记者曾经联系到林生斌的代理律师、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杰。他公开回应称,“1.38亿元是当时我们的起诉金额,包含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赔偿金等项,但并非和解的金额。具体数字因签订保密协议,各方均承诺遵守保密义务。” 7月8日,林生斌对此问题的公开解释是——火灾民事诉讼的调节赔偿金67%分别用于偿还火灾房屋的贷款、2016年公司的银行贷款、小贞和孩子们的后事及墓地、期间产生的维权费用等相关事宜。余下的33%(远高于法定比例)全部留给了岳母岳父,家中的保时捷跑车也赠与岳父。“小贞的其它财产包括银行卡里的钱和火灾房屋至今我也没有进行公证、支取与过户。我自以为这些足够为二老颐养天年,并没有多想。”

林生斌声明中否认了网上流传他要与岳母对簿公堂的情况,并透露,“当我有了新的情感,我第一时间去到二老家中还有小贞两位哥哥的公司分别进行了交代。当时他们并无异议。”

关于新感情:认识于事发前,2019年末确定感情

林生斌也对新感情公开回应。他称女方为小乐。

他的说法是,他与小乐认识于2017年4月,当时小乐在他朋友公司实习,双方因为业务有往来,主要是电话沟通。

亡妻出事后,小乐跟其他朋友一样,与他有过几次电话沟通问候。

2019年春节期间,小乐的拜年电话让他们之间的交流从此多了起来,“在后来逐步接触中,我了解到她是一个恬静、善良又通情达理的人。与她的相处使当时的我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治愈,我对她深深感恩。”

林生斌还称,双方于2019年11月确定了情感关系,2019年年底,小乐从前公司离职。2020年2月27日,疫情后开工,小乐正式到林生斌的公司任职。

“2020年夏天我与小乐意外怀孕,在我一再的坚持下我们留下了暖暖。”林生斌称,出于对小乐怀孕这一特殊时期的安全考虑,整个孕期都对外隐瞒了下来。

林生斌称,小乐是个普通、善良的女人。“她不会做出破坏他人婚姻的事情,只是抱歉让她遇到了我。”

关于公众关心的其他问题:委托律师公示,自己离开公众视野

7月8日,林生斌连续更新多条微博,多次表达对亡妻的怀念,以及对岳父岳母的尊重,同时他还表达了希望保护新家庭,生活早日恢复平静的愿望。

“小贞与孩子们的离开把我们的爱变为了永恒,这份爱不会因为岁月的更迭减退丝毫,我对于她们的思念也从未停滞。我对于她们的爱更不容置疑。”

“这段时间以来,因为我隐瞒重组家庭情况引起的一系列事件,占用了太多公共资源,违背了社会的公序良俗。为此我向公众表达深深的歉意。”

“我已经失去了懂事的柽一、漂亮的阳阳、乖巧的潼潼。他们都是我挚爱的骨肉啊!而今,多么的万幸!我还能再得到一个孩子。这下半生,我会用我的全部呵护她成长。”

林生斌称,接下来将委托律师,把公众对他涉及非私德方面的公示逐一转发于众。等事情处理完毕后,他将离开公众视野,让一切恢复平静。

相关新闻:杭州保姆纵火案始末

2016年9月,被告人莫焕晶经中介应聘到林生斌、朱小贞(女、殁年34岁)夫妇位于蓝色钱江公寓的家中从事住家保姆工作。

2017年3月至6月21日,莫焕晶为筹集赌资,多次窃取朱小贞家中的金器、手表等物品进行典当、抵押,得款18万余元,至案发时,尚有价值19.8万余元的物品未被赎回。其间,其还以老家买房为借口向朱小贞借款11.4万元。上述款项均被其用于赌博挥霍一空。

2017年6月21日凌晨,莫焕晶为继续筹借赌资,决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骗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向朱借钱。22日凌晨4时55分许,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书本引燃客厅沙发、窗帘等易燃物品,导致火势迅速蔓延,造成屋内朱小贞及其子女四人被困火场吸入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经济损失257万余元。另查明,莫焕晶在绍兴、上海做保姆时盗窃现金6500元、戒指、项链、茅台酒等财物。

2018年2月9日,杭州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放火罪、盗窃罪合并判处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年6月4日,浙江高院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同年9月21日莫焕晶被依法执行死刑。

 

大象新闻·猛犸编辑 周莉

文章关键词: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人家属林生斌发声 责编:周莉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