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象号 > 正文

记者跑腿|少儿特长班一年经历两次倒闭,郑州壹童星闭店失联

来源:猛犸新闻2020-12-17 17:52:17

收藏 打印

大象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刘继忠 见习记者 张莉/文 图 视频 赵俊鸽/剪辑

12月16日,大象新闻·东方今报记者跑腿热线(0371-65830000)接到郑州市民投诉称,自己去年在郑州市壹童星少儿艺能训练营(以下简称壹童星)报名了100课时,今年疫情缓和后该校并未营业,通知学生转至另一学校后又遭遇闭店,大象新闻·东方今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走访。

家长:孩子上课没着落,校长长期失联

2019年5月,郑州余女士(化名)在郑州市管城回族区的壹童星少儿艺能训练营为自家孩子报名了语言主持班,一次性缴纳5880元学费,共100课时。“孩子在报班后很积极,我时不时送她去上课,年初因为疫情原因学校一直没有开门授课,后来壹童星的老师就通知学生,可以在旁边的埃玛舞蹈继续上剩余课时。”余女士说,就在两星期前,埃玛舞蹈也闭店了,孩子还剩下30多个课时未上,索要退费无果。

在此之后,余女士与该校其他家长自行组建了维权群,目前已经有几十人,大家缴纳的金额多在5000元以上,剩余培训课时不等。家住附近的刘女士对此十分无奈,她称在去年5月花费5500元为孩子报了语言主持班,上课次数屈指可数,如今得知闭店的消息,已无法联系上壹童星校长王某。

有家长向记者发来了一张合并协议,显示由壹童星少儿艺能训练营与埃玛舞蹈双方签署,经双方友好协商决定合作“河南杰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在权利义务处提到,两方将无条件接受现有两方已报名学员进入杰贝教育继续培训学习;甲方(埃玛舞蹈)作为机构收费的主要管理方,乙方(壹童星)作为机构监管方;两方对公司的账务有共同承担的义务……

合作校长:未收到对方款项,双方已解除合并

当日下午,大象新闻·东方今报记者前往该校,对家长所反映的情况进行了走访。记者在现场看到,处在二楼的壹童星少儿艺能训练营招牌仍在屹立,一楼的入口大门处紧锁,紧挨一旁的埃玛舞蹈(七里河校区)也未营业,该校区的王校长正在现场与家长协商解决办法。

壹童星的合作方——埃玛舞蹈王校长回应记者,目前她已联系不上壹童星校长王某,在埃玛舞蹈缴费的家长可以商议退费或继续上课,在壹童星缴费的家长无法给出解决办法,建议家长进行起诉。其解释称,自双方合作后一直未收到壹童星的学费款项,多次找壹童星校长王某沟通未果,因经济压力导致自家校区受损闭店,对方拖欠其房租、老师工资、学费等多笔款项,已着手准备提起诉讼。

记者向埃玛舞蹈王校长询问双方曾签署的合并协议,提到两方对公司的账务有共同承担的义务,王校长则向记者出示了一张声明,称“合同已经在12月2日解除,已委托律师进行了声明。”声明中提到,两校之间合作于2020年12月1日到期,两校合并之前各自所招学员学费由双方各自承担退费,合并之后所招学员退费由两校共同承担各自应承担的义务。

就家长退费一事,记者多次拨打该壹童星校长王某电话,截止发稿前并未有人接听。当日,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了家长收据中的河南壹童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4月23日,注册资本100万元,法人为王征。在2020年8月25日,该公司郑州市管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律师说法

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吴言律师分析认为,包括余女士在内的郑州市民在河南壹童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处缴费报班,河南壹童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向其出具收据。与其存在服务合同关系的是河南壹童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根据合同的相对性,于女士等市民可以依据双方约定的合同内容要求河南壹童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履行相关义务,并不能以其提供的“合作协议”(并不完整)内容来约束壹童星的合作单位埃玛舞蹈。如在合并后,于女士与机构重新签订了相关合同或协议,则可以按照重新签订的合同及协议起诉至法院,要求合同相对方承担相关责任。

因为涉及人数较多,于女士可以与其有相同经历的市民一起准备证据材料去有管辖权的法院立案进行集体诉讼,便于相互作证以及审判人员对该案进行集中审理,更有利于查明案情。

文章关键词:郑州壹童星闭店失联 责编:杨眉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